第六百八十三章大屠殺(1/2)

加入書簽

  作為刀塔大陸上的殺手之王,死別之刃的眼光自然也是一等一的毒辣。

  他能夠一眼就看穿小食人魔擁有六階初級位階,也就是偽圣域的境界,也同樣能看出戈隆還只是個剛剛踏進圣域半只腳的菜鳥新丁,雖然已經觸及到了位面底層規則,但是迫于時間和經驗,還未能真正掌握屬于自己的領域規則。

  領域是圣域強者的身份證明,也是他們的終極殺手锏。面對一位圣域強者全力張開的規則領域,唯一的對抗手段就是開啟屬于自己的領域,嘗試用自己定義的位面規則覆蓋掉對方定義的規則。

  尤其是擁有相類似的領域,比如說最常見的環境改變型領域的強者對戰,實力本身已然無足輕重了,唯一獲勝的條件,就是比對手掌握更多的位面低層規則定義權限。比如對方將戰場定義成了熔巖地獄,那自己就必須將其改變成雪域冰原……

  正是為了避免出現這種情況,死別之刃老刀子才耗費近百年的時光,放棄定義環境轉而定義自身,打造出完全與眾不同的,最能夠發揮自身特長的分身領域。

  他放棄與他人爭奪位面低層規則的定義權限,而是從自身出發,將自身存在本是“獨一無二”這個底層規則,強行將“一”修改成了“七”。

  當然,這樣做要付出的代價旁人也是難以想象,甚至無法理解。就連老刀子自己都沒有辦法肯定,多番大戰過后,現在的他究竟還是不是最初的那個“自己”。又或僅僅只是一個領域規則的復制品……

  身為世界頂級暗殺者,當心中定好目標之后,老刀子一旦發起暗殺,至少也會有九成以上的得手把握。而這樣的成功機率卻是建立在知己知彼之上的。老刀子事先預想過戈隆會用各種手段應對自己,比如說他所知道的那幾種厲害的薩滿神術。

  然而老刀子千算萬算,去沒有想到戈隆身上竟還隱藏了一頭擁有規則領域的“魔獸寵物”。可他分明沒有從小食人魔身上感受到半點馴獸師或德魯伊的氣息。薩滿祭祀善長使役魂獸眾所周知,可還從沒聽說他們還能驅使圣域級別超階魔獸的。

  戈隆龍族女兒開啟的深淵領域能夠將方圓數百米的范圍強行定義成深海世界。這是一個冰冷黑暗,難以呼吸并且擁有巨大壓力的死亡世界,正是死別之刃老刀子最討厭的領域類型。

  “失手了,撤!”

  “想跑?你還是死了這個心吧!”自家閨女開啟的領域,戈隆當然不會受到影響,眼看死別之刃甩脫小鯨魚后就要轉身逃走,戈隆臉上露出陰狠冷笑,隨手召喚出地縛圖騰進一步限制住老刀子的行動力,然后直接化身食人金剛,將速度不及正常狀態一成的死別之刃雙腿抓住,一聲怪吼直接撕分成了兩半。

  “這手感……”

  親手擊殺一名圣域級別強者,食人金剛將手上的尸體送到眼前,看著那鮮血淋漓的半身,感受著領域空間中逐漸消散的靈魂……這份真實感絲毫沒有虛假,戈隆十分肯定這尸體就是屬于老刀子本人的,而且死得不能再死。

  可他目光掃向周圍,又分明看到還有幾個老刀子正在活蹦亂跳。

  “原來領域還能夠這么使用啊……”戈隆自從成功進階偽圣域后就一直在尋找屬于自己的領域之道。不過并不順利,他雖然戰斗經歷不少,甚至還親眼見識過神級戰場。可這恰恰好成為他領域道路上的絆腳石。正因為看的太多知道的太多反而無從下手,自己所擁有的力量又比較駁雜,再加上年歲時間等因素的限制,才導致他至今沒有真正屬于自己的領域。

  在他見識到老刀子的分身之后,小食人魔突然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倒不是說他想要模仿老刀子,而是他借著這個機會成功甩脫自己身上的那不必要的枷鎖。

  領域就是屬于自己的位面低層規則,本來就不該有任何的限制約束,只要是真正屬于自己的,自己需要的,任何一種元素都能夠被塑造成屬于他的領域力量。

  就在戈隆陷入沉思的時候,那邊的戰斗也已經進入尾聲了。大陸最富盛名的殺手之王死別之刃本來有無數種保命及脫身手段,奈何這里卻有大陸第二號強者沙漠王坐鎮。

  作為殺手之王多少年的老對手,沙漠王對于死別之刃手段的了解程度,恐怕找遍刀塔大陸都沒有第二個人能及得上。從一開始她就在布局切斷老刀子的所有逃生之路。就算她早就看出死別之刃的暗殺目標是小食人魔也顧不上出手阻攔。當然也是源自于她對自己這個小情人的絕對信心。

  黑暗行者畢竟還是黑暗行者,哪怕是圣域級別的至尊殺手也同樣見不得光,面對一眾強者的圍攻,尤其是獨眼食人魔喬巴揮舞的狼牙棒,在沙漠王的輔助下,老刀子精巧險惡的匕首在那種巨物面前完全變成了笑話。再加上沙漠王四下里布置好的詛咒能量,魔法陷阱,死別之刃的領域分身一個接著一個被消滅,最終只有一個活口被沙漠王敲斷了四肢,封印了暗影斗氣后生擒活捉。

  “哼哼,這次老子認栽了,要殺要剮隨你們的便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