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謀(1/2)

加入書簽

  昌平氣,還得努力平息怒火,不能吵架啊,吵多了,傷感情的啊!

  昌平正待放軟語氣,就聽外院管家施山來報,“孫庭壆在府外求見!”

  “什么?!”昌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聲音陡然高了八度!

  施山以前是胡俊的親兵,受傷斷了右臂,胡俊便將他給安排進了府中,一步一步的當上了外院管家,直接向胡俊負責的。

  施山硬著頭皮道:“孫庭壆在府外求見國公爺!”

  “什么?”昌平的聲音再度飆升了八度!

  胡俊揉了揉耳朵,“見我?”

  施山道:“是。”

  胡俊看向昌平,昌平氣得滿臉通紅,“我去見他!這個混賬!”

  胡俊也以為孫庭壆其實想見的人是昌平,畢竟和孫庭壆有交情的是昌平,不是自己,大概孫庭壆是怕自己有什么想法,所以才說要見自己,唉,若昌平對孫二有意,當初又何苦給自己當平妻?胡俊真心沒一絲絲酸味,當即拉住了怒氣沖沖要沖出去的昌平,“不要發脾氣,發脾氣解決不了問題,孫小妹在庵堂蹉跎十五載,孫二已沒了理智,你若還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不如不見。”

  昌平怒不可遏,“他就是專門來給我添堵的!”

  卻聽施山道:“孫二特意說了,他要見的是國公爺,不是公主。”

  昌平氣得又往外蹦,胡俊拉住昌平,對施山道:“請他到會客廳。”

  等施山走了,胡俊才對還在掙扎著要朝外沖的昌平道:“他既然是要見我,我就去見見,你放心,他離間不了我們倆。”

  昌平這才停止了掙扎,紅著眼道:“你如今已經都不信我了,他再一亂說…”

  胡俊嘆氣:“我不信你,以前,現在和今后,都不會是因為孫二這個人。”

  “我跟你一起去見他!”昌平吸了吸鼻子道。

  “那就一起吧。”胡俊道。

  于是,在會客廳背著手站著欣賞墻上掛著的駿馬圖的孫二一轉身便微微怔了怔…雖然猜到如果胡俊在后院,昌平得了消息肯定會來,但在見到昌平時,還是忍不住怔住了…

  昌平也怔住了,這是孫二?怎么老成這樣了?

  胡俊對孫二壓根沒印象,但也曾聽說孫二也算是相貌堂堂,呃,實在是沒辦法將眼前這飽經風霜的人和傳聞中相貌堂堂的紈绔聯系在一起。

  “孫二爺?”胡俊揚了揚眉毛。

  孫二沖胡俊抱拳:“英國公,叨擾了。”然后歪著嘴沖昌平笑了笑,“公主,別來無恙?”

  昌平眼眶微紅,“這些年你究竟吃了多少苦?”

  孫二嘲諷的一笑,“想聽我說什么?”

  昌平不語…

  孫二笑道:“還是怕我說什么?”

  昌平急,“我怕你說什么啊?我為什么要怕你啊?!”

  孫二哼了聲,“那你為什么跟著英國公一起來見我啊?喔,不是怕我給英國公說什么,難道是…想見我?”

  昌平咬牙…

  胡俊適時出聲:“孫二爺,請坐。”

  孫二笑著入座:“英國公好涵養。”

  胡俊等昌平坐好了,才道:“不知道孫二爺見我,所為何事?”

  孫二道:“請英國公庇護。”

  胡俊笑了,“孫二爺莫非是在說笑?”

  孫二正色道:“不是,在下實心實意的請英國公庇護。”

  胡俊也正色道:“理由?”

  孫二道:“還請公主回避。”

  昌平猛的站了起來,“孫二,你鬧夠了沒有?!”

  胡俊笑了,“我能想得出我會幫你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因為昌平要幫你…而你,確定要昌平回避?”

  昌平緩緩坐下…微微側著頭,看向胡俊。

  孫二道:“我會給出第二個理由。”

  胡俊笑道:“孫二爺,請回吧,恕在下愛莫能助。”

  孫二坐著不動,“英國公,我孫二雖然不堪,可在京城也是能尋得到人庇護一二的,我尋到你跟前,不是為我的私事…”

  胡俊道:“那就是為公了?我一武將,閑時只管練兵,戰時只需披甲上陣,旁的,胡某不才,無權過問,也沒心思過問,怕是要讓孫二爺失望了。”

  孫二笑了,“為的是國公爺的私事!”

  胡俊先安撫的看了昌平一眼,見昌平忍住了火氣,這才沖孫二揚眉:“既然是私事,那昌平一并聽聽正好,還懶得我在浪費口舌轉述了。”

  孫二依舊笑瞇瞇,“國公爺的私事難道就只和公主有關?”

  胡俊眼神頓時凌厲起來…

  昌平震驚…

  而郭昕剛到游府大門,就有婆子告知,寧氏已經等候多時了。

  郭昕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