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六半城人口數十萬怒極便是心魔來(1/2)

加入書簽

  半城人口數十萬,怒極便是心魔來。

  半城化為虛無,在那范圍之內,那些凡俗或者有些修為的人絕不可能存活,整個城市至少有百萬人口,就算有人遠遠逃開了,也有幾十萬人葬送在這里。

  那個潑皮皮武連同他的房屋都沒了,那個就算知道他們是修仙者也淡然面對,淡定收錢的男人,不將生死放在心上,卻愿意照顧老人和孩子的男人,就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因黃語而來的四九陣三十六人,死傷大半,僅有幾個后排弟子得以保全,她們修行不易,卻因要保護他而死,這份恩義黃語無法可還,這番因果要如何了結?

  死去的人中有多少像皮武一樣的人?又有多少無辜之人?有多少平凡的家庭?有多少努力生存的凡人?有多少努力成長的孩子?又有多少經歷了風雨享受寧靜的老人?……不管他們是善良或者邪惡都該有他們的歸屬,而不該如此不明不白,起碼這種死法黃語不能接受,而且他在潛意識里將他們的死亡原因歸結到了自己身上,若不是他來了這個城市,就不會連累如此多的人,所以黃語的憤怒才那么強烈,強烈到將要失去意識。

  其實不僅黃語怒到極致,黃強也極為憤怒,他所來的世界一直有人人平等的信念,他也深深接受這一信念,一場戰斗死去了那么多人,給他心理上的負擔也很大。其余幾人也都因那些凡俗而憤怒不已,間或也是出奇的憤怒,除了小八,沒心沒肺地捕捉著元嬰。

  智妖帶領著他那一群人得意洋洋地來到黃語等人面前,四九陣那邊也有幾個躲得遠的元嬰修士來到,敵人變成了三十個元嬰修士,力量的對比再次失衡。

  “皮老爺子,皮家主,穿上這兩件護甲,只要不到戰團中心,保你們安全無虞。你們去尋找本派姐妹,保證她們的安全,下面的戰斗無需你們加入。”黃語扔給皮梧邦和皮家家主兩套護甲,不過不是板甲,板甲護住全身上下,頭盔罩住腦袋,戰靴保護腳部,全身都保護得極為周全,而皮甲僅僅護住身體要害而已。而后轉身對二九小陣弟子們說道,完全是命令口氣,不容置疑。說完這句話,黃語的雙眼突然血紅。黃語早已怒火攻心,若非知道那彥真娜和黃瑩都安然無恙,早已暴走了,此時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怒火即將燃盡他的理智。

  “這……”皮梧邦接過護甲,有些猶豫,但此時已無路可退,遞給皮家家主一件,自己穿上了手中那套。

  “這是……寶器級別的護甲!”皮家家主護甲入手便覺得不妥,他可沒像皮梧邦那樣心神不屬。

  “寶器!”皮梧邦大驚。

  血貫瞳仁,黃語雙眼全部赤紅,意識已然沸騰,心中被怒意和仇恨填滿,慢慢的雙眼所見只有血紅。

  “哈哈,小子,不僅只有你一個人智珠在握……”智妖得意無比。

  無人回應智妖,讓他頗為尷尬。

  黃語的法相動了,九把巨劍盡皆出匣,一把金劍飛西北與正西之間,一把藍劍飛正北,一把黃劍飛東北,一把青劍飛向正東,一把青劍飛東南,一把火紅巨劍飛向正南,一把橙色巨劍握在法相手中……飛劍奇快,繞開了所有人,包括對方那三十個元嬰修士。

  “百方靜謐!沖啊!”清圣女喊道,清冷的聲音滿是火熱,她曾見過,一聲呼喊之后,黃強等人也都沖了過去。

  空中的道士看得清楚,黃語那六把飛出的巨劍并非直線飛行,而是踏著奇特的軌跡,近百個轉折點后,生生刺入了虛空之中,猶如沒入水中一般,不見了蹤跡。

  “這是個笨法子啊,如此費勁完全扯起一塊空間,真是太浪費了,三把飛劍錨定四方,一把定乾坤就足夠了,除了我們這些老家伙誰還能破開四方空間鎖?”道士搖搖頭,隨后恍然道:“我忘了,他只是個金丹修士而已,這樣一想,又覺得很可怕。不過這小子已有走火入魔跡象,也好,總要面對。一丹一元嬰,一嬰一心魔。九顆金丹,呵呵。”,空中少了一人之后,留下的那一個早已學會了自言自語。

  率先沖過去的清圣女并未影響黃語,他的法相動作未停,一黑一白兩把巨劍飛出,黑劍直入地底,白劍沖向云霄,剎那間不見。

  而后法相手中橙色巨劍由東北向下劃向西南,口中竭盡全力嘶吼道:“錨…定…乾坤……”,橙色巨劍劃至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