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事了拂衣去(1/2)

加入書簽

  北村同和部都是關東軍有為的年輕軍官,身手也都不差,但和部高黎明顯更勝一籌,幾招之后就把北村打成了豬頭,當然他自己也吃了些小虧。

  看著眼睛紅腫瞇成一條縫,嘴角流血的北村,嘴角流血的悲憤心情才稍微緩解一些。“

  “少佐閣下,您沒事吧和部少佐,您這是什么意思“河野看著一臉兇相,風紀扣也被扯掉、嘴角溢著血的和部高黎有些憤怒的問道。

  ”什么意思我的叔叔不明不白的死了,都怪這個家伙“

  剛才河野只顧著看北村,并沒有注意到地上和部一郎的尸體,此時見到和部一郎的尸體,他心里也是一驚。和部家族的力量他是知曉的,他們的生意遍布整個滿足,是帝國在滿洲最大的商人,是一些高官的利益代言人,也是和部家族的一號人物。

  河野頓時明白了為什么和部高黎如此憤怒。同時他心中也替北村默哀。同時也有幾分幸災樂禍。因為北村如果下臺,最有可能升上來的就是他。

  就沖這和部一郎死這件事,北村就沒有好果子吃。此時和也還不知道他們南下的任務,永遠完不成了。

  “槍身腫么停了”北村的臉挨了一下,現在說話有些吐字不清。

  “閣下,進攻我們的人撤退了。”

  “八嘎這次人果然是和混上火車的人是一伙的進攻我們的是不是這附近山上的土匪”

  “閣下,根據衣著和武器很可能就是他們。”

  “我要血洗這些土匪,將他們連根拔起,毀了他們的山寨河野你先帶著人打掃戰場,我必須馬上給內藤中佐發電,報告武器被毀一事。”

  “納尼,少佐閣下你是說武器被毀掉了”河野不敢相信地問道,放武器的箱子有多堅固他知道,而且都是加密的,怎么可能被毀掉

  “嗯,沒錯,武器已經被毀掉了,就在里面。”

  河野連忙跑進第一節車廂,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狼藉,他頓時有點欲哭無淚。

  如果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士兵,出了這么大的事情,也許和他關系不大,但是,他可是除了北村之外官銜最高的尉官,所以他和北村絕對是一條線上的螞蚱,北村要是死了,他也討不到好,同時他心里也有些埋怨北村無能,否則怎么會武器被毀,和部一郎也丟了命。

  此時已經是凌晨,正在熟睡的內藤突然聽到急促地敲門聲。

  “八嘎,什么事情”被擾了美夢的內藤不滿地問道,聲音還帶著一絲睡意。

  “報告,北村少佐發來緊急電報”

  一聽是北村發來的電報,還是這個是時間,內藤心里咯噔一下,一種不安突然包圍了他。

  一聲白色睡袍,鞋都沒有穿的他快步將房門打開,一把奪過衛兵手中的電文,他邊看邊顫抖,電文的內容氣的他腦瓜仁疼,他頓時有種眩暈的感覺。

  要是衛兵及時扶住了他,他就直接倒地了。

  “閣下,你怎么樣,要不要我去叫醫生”

  “不用,我沒事。”

  衛兵將內藤扶到椅子坐下后就退了出去。

  內藤又將手中的電文讀了一遍,然后使出全身的力氣將這電文撕得粉碎,然后大口大口地喘氣,看著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