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雨云之下(1/2)

加入書簽

  一名法師抬起手,?接住一片飄來的雪花。

  “哇哦。”他身后的騎士贊嘆著拔劍出鞘,在空中抖了幾個劍花,?收劍時劍尖上已經挽起了一疊薄紙,?他看了看不用防護拿著紙張打量的法師,說,?“有意思。”

  中位法師佩皮斯抻平了這封異鄉人寄來的信,?看著在看清紙上的內容前,?他首先注意到的是紙張的品質。很輕,?很薄,?手感柔韌,?目視能看到一些植物的纖維,?但摸起來仍然是平滑的,?同法師聯盟展示給他們看的任何一種異人紙張都不同,不過同樣體現了高超的造紙技術。

  然后他看向內容。

  騎士在輕聲贊嘆,法師將這張紙折起來收進懷里,?抬起頭來環視山谷,?目之所及,到處一片亂糟糟——異鄉人的攻擊把這支毫無準備的大軍打得措手不及,空氣震蕩著法術的余波和慌亂的叫喊,?有些人現在還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連高階法師都驚魂未定,普通士兵更是嚇得像燒了巢的蜂群,跑得得滿坑滿谷都是,異鄉人的攻擊停止了快一刻鐘,?被訓斥了一頓的下層軍官才終于趕過去,勉勉強強地把這些慌亂無措的牲口聚攏起來。

  回到營地的士兵手里大多抓著從天上下來的紙,雖然他們幾乎都不識字,理解不了上面哪怕一句話的意義。軍官大吼大叫著讓他們把這些“褻瀆的玩意”交上去,士兵們磨磨蹭蹭地照辦了,這些收集起來的異端文書很快就被付之一炬,但污染并未因此消除,因為異鄉人拋撒下來的數量太多了,這片平坦的山谷里沒有多少高大的林木,卻有遍地的野草蓬蒿,目之所及,遍地星星點點,士兵們拿到的不過一小部分。

  軍官們不得不又重新驅遣這些蠢貨去收撿,士兵們像一張粗疏的網緩慢地篩過山谷,一趟又一趟地將成打價格不菲的紙張投入熊熊火堆,直到夕陽西下。但這仍不能讓那些大人滿意。

  “你們這些廢物!看看這兒,看看那兒!到處都是,哪兒都有!你們這些瞎子,我合該把你們的眼珠子挖下來丟進火里!”

  但士兵并沒有因此更積極,反而大聲抱怨肚子餓了沒有力氣,天也黑了,他們什么都看不見了——他們又不是一天能吃三頓的異鄉人!

  這些紛擾喧囂讓法師們煩不勝煩。異鄉人的下馬威已經令他們大失臉面——其實不只是失去臉面,只要想一想,如果異鄉人投下來的不是這些輕飄的紙張而是別的——而他們連攻擊的預兆都未能察覺!是他們的護壁保護了所有人,這些凡人不僅不知感激,竟還如此吵鬧,明明只是一群拼湊起來的劫掠的助手——將幾個不知廉恥之人的頭顱掛起來之后,凡人們終于乖巧地閉上了嘴。

  但法師們也不是什么殘暴之人。小懲大誡后,一陣風吹過了山谷,草木搖曳間,那些印著蠱惑之言的漏網之魚連碎葉草枝一起被超凡力量卷上天空,金色的火焰自下而上,在天地間燒出了一條璀璨的火龍。

  在整齊的驚嘆聲中,黑灰隨風灑落,來自各國的士兵一邊猛打噴嚏,一邊高聲贊頌大法師的威能,聯盟必將踏平異端云云。法師們終于能暫時排除干擾,繼續思索那個艱難的問題:

  如何戰勝異鄉人?

  不必等待奧比斯王宮來報,法師們已經計算出了結果:攻擊來自海上。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可怕的結果。

  不是沒人想過被異鄉人得到聯軍動向會如何,但異鄉人狙擊的方式不在任何人的想象之中。畢竟這座不知名的山谷離撫松港的距離何止十格,早已超越常人目力能及,也同樣超越了法師的施法距離——哪怕他是一位法圣。異鄉人竟能跨越山川與河流投放這樣可怕的力量,且只意在威懾,這意味著他們仍有余力。法師們不是很愿意去猜想這“余力”究竟是多少。

  白船比他們最壞的預想還要強大,它改變了正常戰爭應有的形式,法師們的默認法則在這種怪物身上似乎完全不起作用。了解到這一點的五域十國軍官有些退縮了,異鄉人這種怪物竟能隔著山川打破三位大法師維持的護壁,哪怕隨后落到他們頭上的只是石頭,也令人心生恐懼——前方的財富固然無比誘人,但敵人是這樣強大,他們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才能取得勝利?

  法師們蔑視這種恐懼。

  異鄉人的強大是器物的強大,他們本身沒有任何非凡之力,不過凡人而已——這是他們自己一直承認,也是奧比斯人一再確認過的。他們沒有力量天賦,那僅有的智慧也大多用于一些毫無意義的凡俗事務,雖然從蛛絲馬跡中能察覺他們背后的某種意志,但在法師們看來,哪怕那個意志謀圖的是奧比斯這個國家,也過于眼界狹隘,手段幼稚。

  這世上只有力量才是真理。天賦者本質就與凡人有別,上天令他們如此非凡,他們的智慧和時間就應當用于追求更多、更強、更永恒的力量,而不是沉溺俗世凡欲,將寶貴力量投入到不知所謂的政治游戲中。比如竟將白船這種造物作運輸之用,雖然不知異鄉人的族群內部是什么樣的分工層級,但這種做法毫無疑問、是對它的建造者的羞辱!

  這樣一座海上堡壘應當在需要它的人手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越是體會到白船的非凡之處,法師們就越是傾心,也越是痛心。他們比過去的任何一個時刻都渴望得到她、探索她、控制她。

  但異鄉人已經表明了他們的態度,他們是不會拱手讓出任何東西的,白船現在還在他們手上,戰爭的風險比之前更高了,就算是大法師也無法直面白船的打擊,他們不得不重新仔細謀劃。這無疑將是一場硬仗,在死光這支軍隊的凡人之前,法師們是絕對不會退卻的。

  大軍仍會繼續前進,法師們的意志堅逾鋼鐵,并且有一百種方法確保這一點。但不必要的損失也應當避免,畢竟凡人不是傀儡,異鄉人的恐嚇在他們身上是有作用的,如若在路上遭遇傷亡,這群烏合之眾說不定就要造反,法師們不想為此浪費力量,而且有一些手段是他們自己也不太想要用出來的。

  只是,如何讓異鄉人保證,在他們的軍隊抵達烏洛斯山丘之前,他們不主動進攻呢?

  這個時候,奧比斯王國的管理者應該表現出他們存在的價值。

  法師聯盟的指令飛入了烏洛斯丘頂的王宮,宮內燈火徹夜通明,天亮之后,一行信使苦著臉走出宮墻,沿著白銀大道一路下行,踏進下城區,穿過曲折的小巷,期期艾艾地來到異鄉人的崗哨前。拿出國王手諭后,他們獲準進入新城區,帶來一段時間后才離開。

  離開時,他們的腳步是輕快的,神情也是欣喜的,但欣喜之中,又有一些遲疑的不安。

  異鄉人竟然答應了這無理要求。他們是瘋了嗎!還是有恃無恐?

  可那是三位大法師啊……還有五萬大軍呢!他們要以一敵百嗎?他們真的這么強大嗎?

  當然,異鄉人也向國王提出了一些條件,讓國王看得血氣翻涌,但為了大局考慮,他不得不統統應下。只要聯軍勝利,今日的屈辱便是將來的榮耀,雖然也有人小聲提出疑問:讓法師聯盟取代異鄉人的位置,奧比斯就能回到過去嗎?話音剛落,這個不識時務之人立即就受到了其余貴族的怒罵,若非憔悴的公爵力排眾議將他趕出議事廳,這個愚蠢的家伙恐怕要被亂劍刺死——

  他竟敢說出實話!

  在他們將異鄉人的船長一行引入王宮陷阱,并發動碼頭襲擊之前,異鄉人的從容一如今日。他們又不是白長了一顆腦袋,怎會不知教訓?異鄉人不知何時已經知曉他們的謀劃,卻把他們瞞得好苦!沒有什么早知今日了,他們已經被架到了火上,前路只剩一條,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法師聯盟在五域十國迅猛發展至今,過程也不乏反對者,這些“野法師”大多之后再無聲息,國王和王公們很快就領會到了法師團結起來的力量。聯盟的法師是不太在乎人間權勢的,但他們十分在乎有人欠賬不還,對這些尊貴的法師而言,交易從他們點頭的那一刻起就成立了,何況奧比斯的貴族們還有上次碼頭之戰,上上次海上伏擊的利息沒有同他們結清呢。

  雖然國王和貴族們已經下定萬難的決心,勝利的前景似乎也不怎么光明。

  他們已經沒有退路了——即使是有的,也不是他們會去考慮的。

  命運呀……命運!

  倘若異鄉人不曾來過……

  人類的悲喜并不互通,奧比斯的統治者沉溺在自身的苦痛中,已無暇顧及王都居民的慌亂。從白船上發出的連番巨響引起了去年那場可怕戰斗的回憶,雖然異鄉人攻擊的落點不在王都之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