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雨夜(1/2)

加入書簽

  季池瑤醒來的時候, 已是掌燈的光景, 她眼里透著一絲迷茫, 沒想到自己竟還活著。》她有點吃力地坐起身, 環顧四周,目光驀地一滯,緊接著心口就燙了起來。

  臨窗站著一個肩背挺直的裊亭身影,如檀的長發在夜風中微微飄起,一身長長的宮裝襯得她尊貴中更清冷了幾分。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季池瑤看著眼前的人,恍如隔世,張了張嘴,只聽見自己嘶啞的聲音:“曦兒。”

  窗前的人影一動不動, 卻仿佛沒有聽到般, 這時門正好“吱呀”一聲推開,凌雪華走了進來, 一眼便看到季池瑤醒了, 她臉上表情一寬,很快便轉向前方,驚訝于唐韻曦竟沒注意到病人已醒來, “皇后娘娘,她醒了。”

  唐韻曦自窗前一動, 仿佛剛從沉思中回過神來,她轉過身來,仍定定地站著“雪華, 本宮有話要對她說,可否……”

  “當然。”凌雪華很善解人意地頷首,立刻轉頭往外走去,關門時還將門外的宮女也一并帶走了。

  空蕩蕩的房里,只剩了兩個人,季池瑤欲言又止,甚至腦中閃過了一些不切實際的念頭,令她頭腦發熱,但在眼前人清冷坦蕩的眼眸中,就像被澆了一盆冷水般,一點點褪滅。

  “瑤瑤姐”,這個稱呼一開口,如一道鴻溝,瞬間拉開了兩人的距離,季池瑤如鯁在喉,無法置信般地盯著唐韻曦,她……竟不再直喚自己的名字了么。

  唐韻曦卻似兀自陷入回憶般,繼續道:“我們相識是在七歲那年里吧,記得那是個下雪天,特別的冷。爹看我們投緣,便讓我們一起讀書習字,也好有個伴。”

  唐韻曦似想起什么趣事,唇角輕輕翹了起來“認識你之后,我一成不變的生活,有了許多改變。你怕我終日讀書會悶,總是變著法子找點趣事。我不喜女紅,你便教我用針線做了各種各樣的小布偶玩,便是往日寫字作畫的筆墨紙硯,也可以被你用作丟沙包輸了,畫在彼此臉上的懲罰。”

  唐韻曦的目光里透出一絲絲窘然,“后來不想嬤嬤和下人跟著,你帶我偷偷騙過了他們跑出去。那是我頭一回撒謊,那時,我不敢抬頭看著嬤嬤,一路上臉都是紅的。可是等到外院的地里,捧著你好不容易從地里扒出的瓜果,雖然未熟透還有些澀,可是我卻覺得,那比平日里吃過的最甜的蜜瓜還要好吃。”

  “九歲那年夏天,爹帶我一起去蘇州治理河災,你不放心便跟著一起去了。那家農戶家里走了水,為了救那尚在襁褓中的嬰孩,我下了河中,卻忘了自己并不會梟水。若不是你苦苦拽著那根竹竿,恐怕等不到爹帶人趕來,我和那孩子就被河水沖走了。”

  “那次之后,我便學會了梟水,我不想,再連累他人。但那之后,你總擔心我身體不好,甚至每次去雪地里玩的時候,明明是一起打著傘,你卻總被雪打濕了半邊肩膀。”

  “那么多年里,總是你在保護我,照顧著我。”

  唐韻曦無法否認,時至今日,回首往事,那些曾經的美好,并沒有因為后來的變化而蒙上塵埃。只是,剩下的或許還有那段友情,可是兩人間曾萌生的那份懵懂的羈絆,卻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消逝,直至蕩然無存。

  而在之后漫長的歲月里,一點點建立起的,卻是自己與另一人更深的羈絆。唐韻曦低下眼眸,便有文景年眉目精致,漆黑的雙眸仿佛天上繁星般的模樣浮上心頭。唐韻曦的面容沉靜如水,衣袖中的手卻不自覺攥緊……她該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她,即便后果是自己無法預料的,唐韻曦默默咬了唇,心中嘆了口氣。

  季池瑤心緒復雜,嘴角強自勾起一抹苦笑,從小對唐韻曦處處用心是真,可是不知何時起,自己對她早已不是單純的友情。年復一年,這個自己從小伴著長大的人兒,不知不覺中,眉眼間的傾城之色,愈發超凡脫俗,她溫婉善良,輕靈動人,眉目含笑時,猶如春風拂過心間,讓人情不自禁醉在其中。

  聽唐韻曦娓娓陳述過去,她心中卻油然而生一種難以啟齒的羞慚感,那些掩蓋在照顧和愛護之下的無法啟齒的暗生情愫,讓原本的溫暖變得不再純粹,甚至……季池瑤不禁閉眼,當年若不是自己有意或無意地引導著,唐韻曦也許不會喜歡上她,也就不會在之后被自己狠心傷害了。

  無論是否身不由己,背叛是事實,每每想及此,季池瑤都在深夜痛地難以入眠“曦兒,是我對不住你……”

  唐韻曦卻搖了頭,面色平靜道:“往事已逝,過去我欠你許多,如今能夠償還的也只有一命了。”

  季池瑤所有的力氣都用來抑制紅起的眼圈,她維持著最后的一絲鎮定,才鼓起勇氣去看眼前人。唐韻曦神色平靜,看著她的眼神里有著淡淡的暖意,卻沒有一絲心愛之人的情意。方才的回憶,仿佛是唐韻曦對過去的一種告別,季池瑤只覺手腳冰冷,心如寒冰似的往下墜,甚至生出一種錯覺。仿佛過往的一切,甚至昨日唐韻曦為了救她,流露出的最后那一絲久違的溫柔和擔憂,都是自己自欺欺人的夢,如今夢醒了,現實就顯得分外慘不忍睹。

  唐韻曦的話,仿佛一個錘子砸在季池瑤的心上,一字一字,將心房敲出一個個血洞。季池瑤的手攥緊了身旁的床單,無盡的苦澀只能往肚里咽,可以還的只有一命了,呵,這比明白無誤地告訴她,她們之間以后再無瓜葛,還要更讓她痛不欲生。

  面對殺伐決斷的皇帝時,季池瑤大義凜然,無所畏懼,可是如今面對唐韻曦,她卻受不住心口的絞痛,黯然垂下頭去,自己的情緒翻江倒海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