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舊址二十五(1/2)

加入書簽

  最后一名黑衣死士倒在血紅色的蕨蘚中。

  一滴血濺上路嬰的臉頰,襯得他的臉色越發蒼白。

  武仲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林風停歇,血腥的氣味在空中彌漫。

  王妧的臉色并不比路嬰好多少。

  她蹙著眉頭。

  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在她心頭流淌,而她無力排解。

  “小心點,查一查他們的衣領和袖口。”

  武仲讓沒有受傷的龐翔和邢念一起動手,果然找到了用紅線繡成的槭樹葉的標志。

  “沒錯,這八人和我們前天夜里遇到的黑衣人是同一伙的。”邢念肯定道。

  武仲嘀咕了兩句,眼睛卻瞟向一旁愣怔的容溪。

  龐翔竭力控制自己不去理會近在眼前的鱟蝎部圣女,他最應該做的是照料受傷的老四。這一點雖然很不容易,但他做到了。

  枯木林寂靜無聲。

  迷霧退去,危險仿佛也已經遠離。

  “唉……”

  容溪的一聲嘆息,將王妧從萬千思緒中拉回現實。

  “你嘆什么氣?”王妧還沒有弄清楚容溪此時的境況,只覺得對方的神態有些不對勁。

  “我……”

  容溪的目光在王妧臉上移動。

  她不想把中毒的事告訴王妧。

  她甚至還沒有接受蕭蕪派來的八名死士已經全部身死的事實。

  “你是鱟蝎部的圣女,什么時候允許別人騎到你頭上去了?”

  這樣失魂落魄的容溪是王妧沒有見過的。容溪到底經受了什么打擊,才放下了從前被她掛在嘴邊的身為鱟蝎部圣女的驕傲?

  “誰、誰敢?”容溪反駁時的語調透著虛張聲勢的顫抖和不安。

  王妧壓低了聲音:“他們對你做了什么?他們逼你來濁澤做什么?”

  容溪抿著嘴,飛快地搖了搖頭。

  二人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兒。

  最后,還是王妧退讓一步。她說:“罷了,我們正要離開這里,你要是愿意,就跟上來吧。”

  容溪猛地抬起頭來,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你……你們怎么要離開?”她用驚惶的目光環視四周每一張臉,聲音尖利,“王妧,你到濁澤來,是因為相信我的話嗎?你相信厭鬼降世嗎?”

  王妧沉默了。她相信厭鬼降世,不是因為容溪的話,而是因為她親眼見過。

  不過,她還是說:“我相信。”

  容溪似乎松了一口氣,又問:“他們……是赤猊軍的人?”

  王妧順著容溪的目光看向龐翔幾人,搖了搖頭。

  “他們是我的人。”

  容溪這才放心,聲音也變得平和許多:“我還不能走。”

  她的處境,王妧是不會理解的。

  若是找不到丹方中的那幾味藥草,空手回到容州,她一定得不到她父親的原諒。

  最叫她惶恐不安的是,失去她父親的支持,她還能保住圣女之位嗎?

  “對了,你是鱟蝎部的圣女,厭鬼降世,你理當前來查探。御毒蟲,驅毒瘴,對你來說應該不在話下。那我就祝你旗開得勝好了。”王妧故意說道。

  容溪明明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