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塵歸塵土歸土(1/2)

加入書簽

  郗風大喜道:“如此甚好!郗某不才,愿當先開路。”

  當下郗風施展輕功,龍騰策馬往正東方向當先而去,龍七與葉美景并乘一騎居中,龍四殿后,一行五人沖著東邊的火光疾行。復行五里左右,那東邊的火光已能照耀在臉上。龍騰定神一看,認得是地字軍柏超的旗號,但見眾軍多持火把,也不知有多少人。當下便對郗風說道:“中州地字軍是由原五部中的白金部重組而來的,其戰力之強天下間難逢敵手,咱們不可輕敵。”

  郗風雖是不諳軍制,但在早前曾奉命去中州大將軍府刺探情報,亦是知曉中州五部中玄水、白金二部乃是天下精銳,且白金所部更勝一籌。此刻突圍之際忽的碰上這么一支勁旅,也不由得手心冒汗。

  地字軍眾軍也已借著火光看清了來人,眾軍一邊接戰,同時遣人奏報柏超。郗風眼見大戰在即,情不自禁的大喝一聲,避過一名騎兵的長槍后,伸出左手抓住其手腕,隨即躍起身來,已然坐上了馬背。不待那騎兵再次出手,郗風雙臂較力,已然將那騎兵舉過了頭頂,旋即將其摔在馬下。那士兵登時跌的五臟俱損,死在當場。

  郗風奪了長槍,一時間扎、挑、纏、擋倒也使得有模有樣。眾軍見郗風如此神武,更是激發斗志,十余人同時沖殺而來,郗風槍挑掌擊,也不知打死打傷多少人,只覺得對方如同潮水般涌來,一波接一波無邊,苦戰時久硬是沒有沖開生路,反倒是累得手臂酸麻。

  龍騰等人亦是如此,唯有葉美景在戰陣之中驚的花容失色,卻又怕龍騰等人分心,硬是一言不發。

  正在此時,又有一撥人馬匯集而來,正是柏超親自前來。他見龍騰等只有五人,不禁大喜:“雪原王,別來無恙啊?想你反出沙巴克城時是何等的意氣風發?怎么才過了一天便已成了甕中之鱉?”

  龍騰知道這些中州本部的將領大多都排外,因此自己做了雪原王遭許多舊將記恨。但此刻一見柏超這副小人得志的嘴臉,登時火冒三丈,拍馬便欲取其首級。

  郗風如何不知?當即扯住龍騰,大喝道:“你干什么?表妹不管了么?快,調轉馬頭殺出去,我來殿后。”

  龍騰滿腹怨恨,卻也知不是意氣用事之時,當下逼退面前眾軍,策馬回頭,大聲喝道:“四弟,跟著我。”當先又向西殺出。

  柏超見龍騰敗退,也不追趕,命令手中眾軍原地駐扎,防止龍騰突圍。

  龍騰等人又向南面突圍,卻又遇到了沃爾閣的大軍,苦戰之下未能得脫,不多時又被擊退,沃爾閣所部亦是只圍不攻,任由五人退去。當晚五人四面沖殺皆是如此,眾人亦心知合圍之勢已成,已經陷入了死地。

  郗風道:“看來在天亮之時,他們便會發起進攻。如若不然,那必是要等昭續親自前來了。”

  龍騰亦是心知肚明,既然行蹤已露,索性也不再遮掩,當下便令龍四四下里取些干柴生火,一眾人圍著篝火取暖。

  郗風見眾人沉默不語,一時間也不知說什么好。適才一番交鋒,對方還只是短兵相接,即便如此想要安然脫身已是難如登天。況且中州大軍對龍騰勢在必得,倘若生擒不成便會以弓箭射殺。思來想去絲毫沒有頭緒,不禁暗暗叫苦。

  龍騰沉默半晌,忽的問郗風道:“你身上帶酒了嗎?”

  郗風從背包中取了只水袋,用手晃了晃:“幸好還未結冰。”

  龍騰接過來便咕嘟咕嘟的喝了一陣。隨即伸袖擦了擦嘴:“我本想求你帶景兒逃走,但看眼下形勢,只怕強如你郗風這般能耐也做不到了。我們夫婦抱定死志,沒理由累你在此喪命,你走吧。”

  葉美景也說道:“表哥,你走吧,念慈那么小,也需要你。”頓了頓,又道,“你若能幫扶一把,將他們二人也帶出去吧。”

  龍四二人齊道:“我二人誓與主人共存亡。”

  郗風聞言,心道葉美景所言有理,他素來果斷,知眼下之事已不可違,當下便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各自保重吧!”想了想,又補上一句,“龍騰,別忘了我們元夕的決戰,記得來赴約。”

  龍騰似是想起了什么,忙說道:“我身負武功的要訣心法被我默寫下來,藏在了師父老宅子的里屋東墻的暗格之中了。若是我不幸身死,你便取了秘籍,找個資質不錯的人傳授,也免得就此失傳了。”

  郗風聽他語氣似在交代遺囑,頓生蒼涼,點了點頭:“好的,后會有期。”

  正欲離去,忽聽得龍騰輕聲喚道:“師兄?”

  郗風頓時鼻子一酸,回身之時見龍騰正伸著右手。于是又走回到龍騰身畔,也伸出右手與他攥在一處,眼淚卻也不自覺的劃過面頰。

  龍騰笑道:“但愿有來世,咱們在邵百花酒樓,不醉不休。”

  郗風面容聳動,終是說不出話來,當下甩脫龍騰,施展輕功,三兩步便已奔出十余丈。不多時只聽得東邊地字軍中起了一陣喧嘩,隨即沒了動靜。

  龍騰不知郗風有否突圍,多想無益,便不再考慮。他見其余三人皆是鎮定自若,便問道:“你們怕不怕?”

  葉美景笑道:“與你一起,我什么都不怕。倘若不幸身死,那便可以見到爹爹媽媽與辰兒,那就更不覺害怕了。”

  龍四二人亦道:“若是死后能見到二哥三哥他們,我們也不怕。”

  龍騰勉強笑道:“能與你們并路同行,我也不怕。”話雖如此,仍覺得心中惴惴,生怕如郗風所說,天亮之后大軍便要發起進攻。一時間心亂如麻,只盼著夜晚就這么一直下去,太陽再也不會升起。

  然而黑夜再長,終有黎明破曉。龍騰四人一夜不曾合眼,眼見東方的紅日緩緩升起,各自也心跳加快,仿佛升起的不是太陽,而是催命符。四人將剩余的干糧清水分食,便準備迎接這最后的命運。

  苦候一上午,圍軍并未發動進攻。直到了日上中天時分,才有一彪人馬從正西方向而來。龍騰認出來了是昭續的大旗,心中暗嘆一聲,對龍四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昭續來了。”

  葉美景道:“龍哥哥,你給我一把匕首。若是你不幸身故,景兒立時自盡。”

  龍騰知道葉美景怕兵敗受辱,情知自己若是不能護她周全,還真不如她就自殺而亡。當下取了隨身匕首交給了葉美景。

  昭續來的極快,不多時便已到近處。只見他跨著一匹雄壯的白馬,身著絳色鑲金錦袍,腰懸佩劍,身后跟著一隊精兵,約有萬人之眾。眾軍在龍騰等人面前半里左右便按軍不動了。昭續策馬上前,大聲說道:“雪原王,我中州皇室待你天高地厚之恩,將你自布衣擢生為王爵,你為何要行此大逆之事?”

  龍騰不喜做偽,當即說道:“好了,你也毋須再虛情假意了。龍某落到這般地步,難道不是你昭續一手策劃嗎?有道是欲加之罪,何患無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