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龍風胎誕生(1/2)

加入書簽

  然的花心猛烈迸發出激|情,隨著那灼熱的棒棒在柔然緊窄的小|岤內一股一股的激射,"噗、噗……"剛剛才達到絕頂高嘲的柔然,被燙的竟然再次達到了高嘲。"啊……啊……老公……射死我了……啊……死了……"然后,她再也沒有力氣挪動自己的身體。離開了志揚虎軀的支持,柔然慢慢的扶著墻,軟到在了墻角,大量的蔭精和jing液的混合物緩緩從她曲折的幽徑深處落下,見證了他們的愛是多么的瘋狂。

  第二天一早,精氣神十足的柔然領志揚到了南城敬老院,而張琦則另有任務,沒有一起跟來。

  登記處的老師傅,一聽說柔然要見徐氏夫婦,臉色不禁有些古怪,但是給志揚和柔然指了路就不再搭理他倆,繼續看報紙。志揚回頭看他沖著自己笑里透著古怪,又搖了搖頭,有心問個究竟,但是心想人生地不熟,才忍著好奇沒多問。

  志揚第一次見到柔然的姥爺和姥姥,而柔然根本不知道,她姥爺三個月前中風,當她來的時候,他已經形容枯槁般的風燭殘年了。

  柔然撲在姥爺的病床前,哭得跟淚人一樣,而姥姥拍著她的背在邊上勸解。志揚打量了一番,柔然的姥姥雖然眉宇間帶了幾許哀愁,似乎知道老頭子不久于人世,但是一看面相就知道是慈祥的人,說話間也帶了一股安詳之氣。老爺子說話幾不可聞,但是老伴相伴了一輩子,還是能夠把他心里話的意思猜的八九不離十,"你們回來,你姥爺高興……原本不打算告訴你的,怕……撐不到你回來見你一面,還留個遺憾……""嗚嗚……"柔然再也忍不住悲聲,撲到姥姥懷里哭了出來。

  "好了,好孩子,乖……你能及時回來,見你姥爺最后一面,說明老天爺還是睜眼了……這位就是志揚吧?"老婦人一看是經歷過風雨的人,話里透著滄桑,讓志揚想起了童年對父親的懵懂記憶。

  "是,姥姥,我就是志揚,這么久了,才第一次來,真是失禮之極。"志揚趕緊鞠躬道。

  "一家人不必如此,是我不讓然然來的,咱們家里就這樣的情況,前些日子……哎……不說也罷……"老人似有未盡之言,但是志揚是女婿上門頭一回,也不好太深追問,只好唯唯應是。

  趁著中午吃飯出來吃飯的間歇,柔然才把一些情況說明,原來,她那個爛賭成性的爸爸,因為柔然一聲不響的出了國,兩年間音空信渺,就把歪主意打到了兩位老人身上,甚至將債主推到西安來,在敬老院里大鬧了好幾次。那些流氓都是認錢不認人的主兒,大鬧了幾次就給老人坐下了病根,而柔然的那個極品爸爸始終不敢露面,地痞流氓也更加肆無忌憚的一次次來敬老院打鬧。

  志揚聽到這兒,簡直都氣炸了肺,他真沒法形容那個人,這都是什么畜生能做出來的事情,但是看柔然哭的跟淚人兒一般,他有不好再往她傷口上撒鹽了。

  柔然繼續說道:"我幾次打電話來,姥姥都不敢跟我提這事兒,怕那個混蛋順著這條線,再找到我……敬老院雖然很想把這事推給我,但是牽涉要打國際電話,推諉來、推諉去,居然到最后不了了之了。"志揚早就習慣了這種人浮于事的做法,也沒有繼續深追問,只是靜聽柔然繼續說道:"姥姥說,前陣子鬧得太厲害沒辦法,都打110報了警。姥爺覺得一輩子都是要體面的人,一怒血壓升高,就……"其實她沒有全說實話,她還有個舅舅,姥爺因為覺得沒臉再留在敬老院里,就主張搬回去跟舅舅同住,但是那個舅媽卻不準。姥爺說:"房子還是我們的,為什么不讓我們回去?要是嫌棄我們,你們滾出去。"為此跟舅舅一家大吵了一架,那舅媽趁機提出要分家,她當家的是徐家唯一的后人了,柔然的母親早逝,李柔然下落不明。那徐老爺子十幾萬的存款肯定要留給他兒子和孫子,所以逼著他交代后事,恨不得將二老當場逼死,徐老爺子只覺得有家難回,又無路可退,才急火攻心吐血數口,直接造成了今日的局面。但是,這一切的家丑,柔然都沒有說出來,只是將它埋藏在心底。

  午后,志揚取出一張工行儲蓄卡交給柔然,一邊說道:"姥姥,這里面存了五十萬,每月定期取利息返還,即使我們不在眼前,也足夠供養二老生活,希望你們多保重身體,不要為這些事情生氣。如果這里的環境不滿意,我們可以聯系別的處所,現在姥爺的身體還太虛弱,恐怕不能坐飛機去法國,不然我真有心辦好簽證,接二老跟我們一起走。"志揚心里明白,老頭子怕是不行了,病情拖得太久,又沒有得到妥善的治療,說不好聽的就是在這等死……

  果然,老頭跟老太婆嘀咕了幾句,大意是:"這些錢他們不能留下,不然最終誰也說不好錢會流向去哪兒,他們也沒有能力保管好這么一筆財富。"柔然什么也沒說,只是含著淚,在姥爺病床前守了一夜,志揚安靜的陪在她身旁,靜靜的看著,他第一次看到柔然如此真情流露,平時只笑臉迎人,嬉笑怒罵的李柔然,極少會流露出悲傷的情感,但是有自己的丈夫在,這一切就都不用她來背負了。"老公……不要離開我……我真的不想在失去親人了……"志揚輕撫柔然的秀發,卻沒有說一句話,他想起了最近常在網上能看到的一句話:"每一個為你流淚的女孩都是折翅的天使,為你墮落人間,你傷不起……"三天后,徐老爺子去世了,走得很安詳,在那天下午,徐老太太吃了三十片安定也跟著走了,留下的只有無盡的苦楚余味。志揚原本委托張琦去找他在警校的同學,在西安的關系打聽一些事情,但是現在的一切準備都落了空,只能張羅老人的后事,而張琦則負責跑腿,去管區派出所銷戶口。

  火葬場舉行了簡單而莊重的遺體告別儀式,沒有驚動任何人,只有最后陪伴二老的柔然、志揚,以及這些日子忙前忙后的張琦。志揚也通過電話,將這邊的情況轉達給了嘉嘉、祖爾和娜娜,三女也各都默然,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志揚做主,為二老在鳳凰嶺選擇了一塊墓地,也算是讓二老能夠入土為安。

  柔然將姥姥臨終前最后給她的一封信也隨著紙錢化了,一邊低聲的禱告:"姥姥,你和姥爺相攜走完這坎坷的一生,祝您二老一路走好,能夠得到長久的安寧,再也不會有人來打攪您們了。我們徐家,兩世人都那么苦,我現在很好,很幸福。或許這都是您們和媽媽給我積下的福分……然然一定會好好珍惜,好好的經營我們的感情,愛護家里的每一個人,從今天起這個世界上就不再有然然的血親了,但是我卻有家人,愛我和我愛的家人,您們放心吧,愿您們安息……"柔然哭了,在志揚懷里傷心的哭了。姥姥的床頭除了一封信,還有一張存折、一張銀行卡,和一枚翡翠戒指。

  存折是二老一輩子的積蓄,最后留給了柔然;銀行卡是志揚給他們的那張,老太太已經預見了這一天的到來,所以顯然沒有動一分卡里的錢;那一枚戒指,則是老太太陪嫁時的物什,就是文革抄家的時候,她都冒險偷偷藏起來的寶貝,現在也留給了柔然。柔然為求心安,將那存折交給了自己的舅舅,但是她的舅媽居然還腆著臉問她要那枚戒指,說那是他們徐家的傳家之寶。

  如果按照柔然以前的性格,她肯定會當場給那個不識好歹的女人一頓耳光,但是她像是一夜間成熟了起來,她只是盯著自己的舅舅說道:"舅舅,姥姥、姥爺都不在了,我不想置喙先人。別的我可以不爭、不搶,甚至不要,這個戒指,我想你不會跟我這個小輩兒搶吧?"她這話雖然是對著她舅舅說的,但是眼神卻始終盯著她的舅媽,她的舅舅和那個女人顯然被柔然震懾住了,那個女人哼了一聲沒有再說什么。這就是三天以來,志揚和柔然所經歷的。

  回到現在的時間,志揚摟著柔然的肩說道:"人活七十古來稀,而且二老同年同月同日攜手仙游,也算是給我們一個安慰……雖然我知其二老不深,但是通過幾天的接觸……二老苦了一輩子了,現在終于得到了安寧,你應該為他們高興才是。"志揚隱約了解到,徐家原來是關中的大地主,老太太家原來也是書香門第的大戶人家;徐家37年土改的時候就被打倒……更多的歷史也不詳細介紹了,志揚他也沒經歷過。但是,他有深刻印象的文革年代,只成分不好一條罪名,就影響了幾代人的命運……"地富反壞右",志揚回憶起父親,一個被人從高樓上摔下去的學者,他只是一個被打成右派的知識分子……那地主作為黑五類的首位,徐老爺子當年能挺過來,真的是不容易的,不過一生的階級烙印鑄就了人生的軌跡,與其說老爺子是被兒媳婦氣死的,不如說他是跟自己較勁輸給了自己。

  又有多少人能戰勝自己的執念?志揚忍不住開始反思自己,或許自己也有自己的執著?志揚緊了緊自己的懷抱,把柔然抱的更緊了些。

  與此同一時空,地點轉回到巴黎程志揚的家中。祖爾白天要工作,這一天嘉嘉把自立送到幼兒園,然后陪著妹妹去為她和張琦的新居看家具、挑婚紗和照相館。"爸爸他們走了三天了。"在商場里走得累了,找了間咖啡坐下,娜娜攪動杯子里的咖啡一邊問道。

  "嗯……他說,然然的姥爺快不行了,大概就是這一兩天的事,或許要耽誤些時間才能回來。"都說計劃沒有變化快,嘉嘉現在只是擔心他們在西安的安全,別的還不是她最擔心的。

  "哎……人生轉瞬,誰也說不上誰能平安百年,或許人今天還在,第二天睜眼就沒了……"娜娜禁不住嘆息道。

  "呵呵……太悲觀了吧,寶貝?"嘉嘉呵呵一笑,抿著嘴問道。

  "哎……姐姐,你相信2012是真的嗎?"娜娜突然問了這么一句。

  "不信。你信嗎?"嘉嘉很干脆的答道,跟著反問道。

  "發昏當不得死,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寧可摟著張琦,一起直面死亡,呵呵……"娜娜笑聲中透著一絲滄桑。

  嘉嘉心里搖搖頭,她聽的出妹妹說的不是真心話,也不像是一個熱戀中的姑娘說的話,有心問問她出了什么事,又怕勾起她心中什么不好的念頭,姐妹倆相對默然了許久。

  "姐,我忽然不想跟張琦結婚了……"娜娜似乎考慮了很久才說道。

  "你開什么玩笑,為了你們的婚事,全家都調動起來了,張琦房子都準備買了……"嘉嘉有些生氣妹妹的不負責任,這么多年她似乎已經習慣了作為家長的身份照顧妹妹,所以她現在的角色更像一個母親,而不單是姐姐。

  "不是只是準備買嘛……不買就是了……"娜娜把臉扭過去,目光不敢和姐姐相對,顯然她看嘉嘉生氣了,心里有些發虛。"我不像你……我不想他那么辛苦,巴黎的房價那么高,那三十萬是他所有的積蓄……也只是夠付房子的首期款,我真的不想看他將所有都押下去……而且,難道我們真的要在這異國他鄉過一輩子嗎?"嘉嘉從妹妹的辯解中只看到了兩個字:"借口",但是從她的想法中不難發現,娜娜對未來很迷茫,沒有方向,所以她才會感到恐懼,對婚姻的恐懼。或許她不如自己幸運,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雖然她說是為了張琦,但是她何嘗不是為了自己,娜娜的心還在搖擺,她不想欠張琦太多,她和他之間的一切似乎都是欠賬與還賬的關系……嘉嘉心中布下了一片陰霾。

  "哎……你會跟他講清楚你心里的想法,對嗎?這些事需要你們多溝通。"嘉嘉嘆了口氣說道。

  "他……他要是肯聽我的……哎……"雖然張琦對她百依百順,但是他給的溫柔,始終沒有她想要的。

  嘉嘉默然:自己家里不也是一樣,爸爸總是乾綱獨斷,所有大事情她都依著他的決定,但是妹妹的性格那么獨立,張琦真的能勸服她嗎?她不僅為妹妹擔心,更擔心她和張琦之間的感情真的出了嚴重的問題。"娜娜,或許姐姐說這話有些不合適……但是姐姐只想說,兩個人相愛、相知固然是最圓滿的,但是我想這世上除了張琦,真的不會再有一個人會對你這么好了,或許你會覺得他的愛讓你透不過氣來,很有壓力,甚至是想逃走。但是等你真的明白張琦對你的好的那一天,或許就已經錯過了。"娜娜默默的聽著,一句話也沒說……她心里有些難過,但是她更是對自己說:隨緣吧,如果真的錯過了,也是自己的選擇,怨不得旁的……

  姐妹倆悶悶的回到家,嘉嘉回到了自己臥室里,娜娜也回到了自己房間,娜娜在床上輾轉反側胡思亂想,張琦這幾天每天都會跟自己通電話,但是他卻什么都不跟自己說,悶葫蘆一般的自己問一句他就答一句,往往十分鐘就無言以對,不知道有什么可說的,似乎他跟著爸爸一起之后,變得更加拘謹、拘束。這也是讓娜娜對他感到失望的另一個原因,張琦這些年雖然為她改變了許多,但是他不羈的面具掩蓋不了他性格上的缺陷,娜娜真的擔心,如果結婚以后他會不會故態萌發,再也不屑于偽裝來哄自己,這樣她真的會感覺落差很大。

  "梆梆……""誰啊?""姐姐……""姐,你進來吧,門沒關。"嘉嘉推門進來,卻不經意的想起了那晚沒關門的小尷尬……臉上微微一紅,但是卻很好的將它掩飾了過去。"還在想那件事呢,跟姐姐說說,你到底擔心的是什么?"嘉嘉摟著妹妹的肩膀,撫著她的額頭說道。

  "哎……是這么回事……"娜娜就把那天,自己和張琦吵架的前因后果都說了一遍,"其實他跟了去做什么,他就是那么個死心眼兒,也看不出其實爸爸并不需要他去做電燈泡,他就不能說一聲,我想留下來陪陪囡囡,我更需要他!"嘉嘉苦笑,其實她提醒過張琦,但是張琦說自己要對得起爸爸的栽培,既然決定好好的做事,就要分得清公私場合……嘉嘉勸道:"有的時候他真的是太刻板了……但是,這不也是他的優點?人家都當了浪子當了這么多年,為了讓你開心,讓你過好日子,都開始認真起來,浪子回頭金不換呢。"娜娜心想,姐姐這么說也不錯,或許真的是自己太不體諒他了,或許他臨走的時候不咸不淡的樣子,其實是因為他心里也還在別扭?"但是……這個悶葫蘆……走了三天了,每天就是跟我打電話報個平安,說不了十分鐘的話就撂電話,真要是跟了他結婚,他還能這么在意我嗎?""哎……我發現你們湊在一起時候,他什么都不敢跟你說啊。我問過他的,我說:'結了婚,你不許欺負我妹妹,不然我們娘家人多你是知道的。'你知道他是怎么回答我的?"娜娜撲哧樂了,顯然是被姐姐的話吸引住了。"他怎么說的?""他跟我說:'結婚后,我肯定對囡囡更好,這些年追她的人這么多,等我們結婚了,她肯定會有落差,如果我再不好好疼她,她心里肯定更加難過了。'"嘉嘉一邊說,一邊看妹妹的表情,看她被感動的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才不再繼續說,讓她自己回味。

  "這真是他說的嗎?"娜娜咬著下唇,兀自有些不信的說道。

  "他有記日記的習慣,你肯定知道他日記本在哪,你可以去找找,我猜他肯定會把這句話記在本本上的,姐姐相信這句話是他的肺腑之言。"嘉嘉握著妹妹的手說道,話真是張琦說的,至于他有沒有記下來,是嘉嘉自己猜測的。

  娜娜哭的更傷心了,她感覺似乎真的要檢討下自己,是否真的那么傻,從來就沒有真的去考慮他的感受。

  嘉嘉拍著妹妹的后背,輕輕的勸道:"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互相體諒和理解,如果真的拌嘴了,先冷靜一下……你的脾氣那么急,說他給你壓力了,但是你有沒有考慮過,他承受的壓力更大,當他面對你的時候,是不是更沒法用他本心去面對你……這都是為了什么?""嗯……"娜娜有些感觸,或許他有些話不敢張口跟自己說,還是因為自己給了他太多的壓力。

  嘉嘉看妹妹點了點頭,頗為有些肉疼的遞給她一張支票。"吶,拿去吧。""什么啊?"娜娜眼尖,從那張票票古樸的花紋樣式就看出是好東西,忍著好奇問道。

  "爸讓我給你的。"嘉嘉回到屋里,取出了志揚鄭重交給她的一百萬歐元的瑞士銀行不記名債券,做了好半天的心理斗爭。雖然志揚跟她說過,這是家里最后的備用資金,但是她眼看妹妹為將來憂心忡忡的樣子,心想妹妹現在更需要這筆錢,即便爸爸會罵自己,她也要自作主張一回了,畢竟她并沒有惡意,也不是把錢用到了其他不良的用途。

  娜娜接過一看,嚇了一跳道:"姐姐你別嚇唬我,我看著害怕。"說著小心的遞還給了嘉嘉。

  "傻丫頭……爸爸說了,這是留給你出嫁時候的嫁妝,我想你也不想辜負他的一番心意吧。"其實嘉嘉隱約記得爸爸曾說過要給娜娜置辦一份嫁妝。這兩年來家里財產漸漸縮水,他沒有跟自己再提起過,這件事也就暫時放下了,但是嘉嘉覺得現在也算是時候了,能讓妹妹安心下來,踏踏實實跟張琦過日子。

  "不會我要說不結婚了,就拿不到這錢吧?"娜娜弱弱的問道。

  "嘿嘿……你說呢?"嘉嘉嘿嘿一笑,不置可否的回答道。

  "且,那說到底還是給張琦的,怎么都覺得不能這么便宜他……"娜娜向后仰倒在床上,雙手舉著那張債券看了看說道。

  "是給你們的,要是換個不本分的人,你以為他舍得出這錢呢?"嘉嘉覺得,如果能讓妹妹的婚姻幸福美滿,爸爸會支持自己的決定的。

  "嗯……姐姐,謝謝你……"娜娜起身,摟著嘉嘉說道。她心里明白,如果不是姐姐無私的支持,即使她私下表示出一點點否定的意見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