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查無此人(1/2)

加入書簽

  隨著崔府君的一聲吶喊,生死簿開始迅速的翻轉,許久過后,生死簿停在了其中一頁之上,崔府君朝上面一看,臉上也露出了疑惑的眼神,龍道靈見狀,有些焦急的問道:“判官大人,結果如何?”

  崔府君聞言緩緩的回應:“奇怪,這也太奇怪了?”

  “怎么了?”龍道靈邊說邊湊了上去。

  “你要找的這個人居然只有一個結果,這可是極少數的情況,而且······”崔府君若有所思的說著。

  龍道靈對于崔府君的話也有些好奇,朝著生死簿上一看,卻發現這一頁居然是空白的頁面,見此情形,他連忙問道:“判官大人,這怎么是空白的?”

  崔府君鄒了鄒眉頭,但他隨即運用那雙獨特的雙眼再次看向頁面,在他的這雙判官之眼的力量作用下,對這生死簿的空白頁進行解讀,因為他知道生死簿不會無緣無故顯示這樣形同錯誤的顯示,即使出現錯誤的情況,生死簿也會自行重合,并不會只留在這一頁上。

  片刻過后,崔府君那雙眼睛閃過了一抹紅光,隨即收起自身的力量,疑惑的問道:“你確定是找這個人么?”

  龍道靈也不明白崔府君的意思,一臉迷惑的問道:“確定呀,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問題?”

  崔府君緩緩的回應:“查無此人,或者我這么說吧,這個人已經不在生死簿的記錄上面,但這一頁是屬于他曾經記錄過信息的頁面,殘留著一些痕跡,所以才被生死簿查閱到。”

  崔府君這樣的回答讓龍道靈不明所以,他想了想回答:“判官大人,你的意思是說他已經轉生了是嗎?”

  “并不是如此,生死簿可是會記錄了所有的信息,即使是上百年前的人轉生,我們也會有記錄在案,只是查閱比較困難,但并不會顯示空白。”崔府君搖搖頭說道。

  “那這是什么狀況?”龍道靈不解的問道。

  崔府君若有所思的回答:“依我推斷,只有兩種可能性,第一種便是這個人已經脫離了生死,超出了三界的范疇,因此記錄著他原本的信息就消失了,因為生死簿屬于人之書,不屬于這個范圍內的的事物不會出現在里面;第二種可能就是,這個人或許被某種特殊的力量給隔絕了,而且這個力量可以抹掉他的一切痕跡,包括生死簿上的記錄,不過生死簿也是地府秘寶,所以他不能夠徹地清除,我估計第二種可能性比較少,因為連我也不清楚這種力量到底是否存在,畢竟可以將生死簿內的記錄進行屏蔽,這已經不是我可以理解的力量,那可是·····”

  說到這里,崔府君突然楞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隨即欲言又止了,接著,他把話題轉移了一下,再次說道:”這個世界未知的力量太多,生死簿也并不是萬能的存在,偶爾會有那么一兩個特殊,我記得那次在魔都遇到了一個人,他身上也有某種力量把生死簿給屏蔽了,說起來這個人長得和你有點像·····”

  崔府君邊說邊將目光注視著龍道靈,恍然大悟道:“我記起來了,那個家伙就是你!”

  龍道靈此時想著母親的事情,突然被他一說,也回過神來,有些尷尬的回應:“沒錯,那個人是我,我還以為判官大人把我給忘了呢?”

  此時,崔府君也詫異了一下:“你這個與地府為敵的家伙,怎么會搖身一變,成為了陰陽行者?”

  “方才駐海鬼他們不是已經為你介紹過了么,我是由地藏王大人授予的新陰陽行者,這是我的令牌!”龍道靈說完,隨即掏出了陰陽令。

  崔府君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陰陽令,也沒再說什么,自言自語道:“地藏王大人怎么想的,居然把地府的敵人變成了陰陽行者····”

  雖然崔府君嘴上這么說,但他畢竟是地藏王大人授予的,這也是事實,因此,崔府君便淡淡的說道:“好了好了,你要查的人我已經幫你查了,沒有什么其他的事情那就請回吧!”

  沒想到崔府君對他下達了逐客令,龍道靈原打算還想追問,不過崔府君已經將自己能告訴他的都說清楚了,母親現在的去向依舊是個謎,看來只能靠自己了,想到這里,龍道靈謝過崔府君,緩緩的轉身離去。

  走出門外,駐海鬼他們一眾也迎了上來,他對龍道靈說道:“不好意思,崔府君大人的脾氣比較古怪請您見諒,不知道你要找的人是否有結果了?”

  “一半一半吧!”龍道靈搖搖頭回答。

  “此話何解?”駐海鬼疑惑道。

  “生死簿的結果有些不理想,我父親的行蹤有了想說,不過母親的線索有些破朔迷離,唉,總之一言難盡!”龍道靈嘆了口氣回答。

  駐海鬼也知道它似乎不愿意提起,也安慰道:“不必擔心,我相信你一定會找到的!”

  龍道靈聽他一說也微微笑了笑,隨即對羅莎他們幾個示意道:“事情辦完了,我們也該走了!”

  接著,他再次對劈山鬼和駐海鬼說道:“今天感謝你們兩位給我帶路,以后有時間歡迎你們過來我的事務所坐客!”

  駐海鬼和劈山鬼紛紛應道:“陰陽行者大人客氣了,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