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你憎惡和喜歡的樣子,蔚藍都有(3更)(1/2)

加入書簽

  “砰!”溫繼飛對著朱家明開了一qiāng。

  朱家明完全無視。他太了解他們了,知道致命的子彈絕不會浪費在自己身上。

  “小王爺,咱們分頭跑!”

  就好像根本沒對朱家明開這一qiāng一樣,溫繼飛誠摯建議,然后循循善誘地威脅道:“我們現在要去蔚藍第四軍基地,你跟去,你就死了,知道嗎?!”

  話依然是既喊給朱家明聽,也喊給后面的敵群聽。

  但是,敵群沒有停下來。

  小王爺腳下也沒有絲毫停滯,“可是青少校需要我啊,咳咳,而且就算死,我也寧愿死在你們手里!”

  “……”溫繼飛好很換dàn jiā給他一qiāng,但是無奈,只能扭頭繼續狂奔。

  跑。要是渠宗嚴還在,他們現在肯定已經死了。

  天空中螺旋槳的響聲突然再次傳來,直升機又一次靠近,而且這次,它在稍遠處,謹慎地慢慢向下降。

  折守朝身上穿了全套死鐵護甲,探頭在機艙門口向下看。

  他似乎準備下來。

  要是這個慫逼真的敢下來……溫繼飛情急,一瞬間的反應,向前小聲喊:“銹妹,拽青子衣服后擺,用力向下向后拽……”

  “干什么?”銹妹不解問。

  “讓他抬頭看折守朝一眼。”溫繼飛說。

  沈宜秀懂了,一邊背著人繼續跑,一邊伸鐵手往上摸,摸……哎呀,好像塞在褲腰里的,手好笨,怎么拿出來?

  “你,你別亂摸啊,銹妹。”虛弱的聲音響起在他耳邊,韓青禹說:“放我下來,我自己來。把柱劍給我……”

  有些驚喜,也有些擔心,但是沒有時間多矯情了,銹妹找了個位置站住一下,放下韓青禹。

  林間一片不算大的開闊地,韓青禹站在那,手握大號藍色星光柱劍,仰頭看向遠處的折守朝,等他也看到自己……對他笑了一下。

  ……直升機遠去了。

  韓青禹的那把柱劍會飛……折守朝選擇放棄,邏輯很簡單,哪怕他有90%的把握,韓青禹現在很虛弱,只是在強撐,但是只要他能站著,能拿得起那把柱劍,他就絕不下來硬拼。

  當然,他也絕不能放他們回去。邏輯一樣因為他怕……這群人太可怕了。

  …………

  “背。”因為疲憊和虛弱,韓青禹聽起來很弱,很是可憐兮兮地說了一聲。

  然后他就像一個受委屈了,或在耍無賴的小孩子一樣,一頭撲倒在銹妹懷里。

  “duang!”

  五個小時,翻山越嶺……前方終于出現蔚藍的旗幟。

  溫繼飛:“看到了嗎?”

  銹妹說:“看到了。”

  “有沒有人?”

  “好像有。”

  “咱們過去。”

  …………

  臨時指揮基地,一個對于相對于它的級別而言,明顯太過狹小和破落的房間里。

  溫繼飛和銹妹的面前站著兩個軍人。

  其中一個是看著不到五十歲的中將,身材挺拔,面容冷峻,以軍人的標準而言應該算很帥,聽說是華系亞方面軍十一個軍長里最帥的一個,旁邊一個是他的秘書。

  第四軍中將軍長,張赤遠。

  溫繼飛剛已經和他簡單交流過幾句了。面對張赤遠,他沒有隱瞞自己幾個的身份。張赤遠也沒有讓更多人接觸他們。

  竟然遇到軍長了,說起來實在幸運,但是軍長身邊竟然只帶了兩只小隊,一堆文員和后勤,一百四十多人里連一個頂級戰力都沒有,你敢信?!但事實就是這樣。

  現在時間距離他們進入指揮基地剛過去十五分鐘左右。

  吳恤還昏迷著,青子還昏迷著,賀堂堂到地后也加入了昏迷的隊伍。

  而外面,折守朝帶著人,沒有直接沖過來,也沒有主動退去。

  “他們應該有……”溫繼飛算了算,“臥槽,三個頂級戰力。”

  他的目光看去。

  “怎么了?軍長身邊就一定要有頂級戰力,一定要重兵保衛嗎?”張赤遠看著他說:“這是在華系亞境內,而且本來沒人知道我最近在這里的……”

  “可是對面有三個頂級,接近一千人。”溫繼飛坦誠說道。

  “這樣啊……那我們跑?”張赤遠問完,笑起來。

  一起跑肯定是不現實的,那么多后勤和文員呢,至于自己幾個偷偷繼續跑,溫繼飛看了看那邊昏著的三個,放棄了。他現在只能爭取張赤遠的最大支持和保護,然后再跟他一起商量對策。

  溫繼飛努力笑一下說:“不過那三個頂級里有一個是慫包,然后我們這邊還能打,很能打的頂級,也還有兩個。”

  說完,溫繼飛看了一眼銹妹,銹妹點頭,“我還很能打。”

  銹妹確實一點問題都沒有,昨晚那一戰她也有受傷,但是已經好了。她身上那塊玉骨神奇得不可思議,可是對吳恤和韓青禹他們,卻一點作用都沒有。

  要這塊玉骨發揮作用似乎需要一種特殊邏輯,一種身體源能流轉方式以及狀態,都和大尖十分相似的邏輯。

  然后,溫繼飛又看一眼朱家明。

  小王爺重傷。一身至少7、8處傷口,渾身是血,裹著紗布瑟瑟發抖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