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內亂終命止以命相抵(1/2)

加入書簽

  “少夫人,少主人怕是中了邪了!”唐門弟子驚呼道,感到背后一陣寒風,他慌忙回身抵住一個少林弟子揮來的羅漢棍,滿是惶恐,“怎么回事?你這少林弟子是不是瘋了?

  怎么打起自己人來了!”

  “他們忽然都瘋了,是誰在搞鬼?”越來越多的門派弟子開始了“內亂”,因為對身邊人的防不勝防,甚至已經有人來不及反應就已經命喪黃泉。

  一時之間,人人惶恐不安,自顧不暇。焦紅菱看到黎百應又開始襲擊起了其他唐門弟子,才從驚詫中恢復理智,她隨著唐門弟子一起與“瘋了”的黎百應展開周旋,趁機查看他的身體:“沒有中毒的跡象,更沒有

  被暗器操控,趙華音已死,七小蠻已傷,更不會是蠱蟲操控!”魔宮弟子眼見著八大門派的一些弟子忽然間像是瘋了一樣,開始瘋狂的砍殺起自己的同盟來,突如其來的喘息反倒令他們有些不明所以了,均是舉著武器防守,但卻沒有

  一個正派人士再有機會與他們交戰。原本纏住水漣漪的飛盾和流星也忽然被除魔同盟的弟子纏住、逼退,面對著瘋狂擊殺他們的八大門派弟子,飛盾和流星也十分疑惑,他們看向四周,卻發現早已是一片混

  亂,對此,他們也只能防守,最后將他們打暈,斷然是不敢下死手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皇甫青天看到這詭異的場景,急聲問道。

  “難道是中了什么迷惑心智的機關?”胡遺問道。

  無燕一邊抵抗著身邊門派弟子,一邊說道:“城外沒有機關!”

  水漣漪、阿市等人頓時都脫了身,七小蠻也被魔宮弟子扶起,他們紛紛躍上城墻,所有的曼陀羅宮和烈火宮的弟子都退到城墻門口,眼前的混亂,連他們也都不解。此時,焦紅菱已同唐門弟子將黎百應困住,高聲喊道:“雙目無神,六親不認,看似胡亂殺人,實際上他們只攻擊自己人,問飛賊夜月,他一定知道真相,我們識破他的真

  面目后,就發生了這種混亂,他們定然是想趁亂帶走白之宜!”失去手臂的痛,讓白之宜的意識無比清晰,只是中了皇甫青天的桃花碎心掌,她已心脈盡斷,也再無反抗之力,再加上失去紫魄,她也無心戀戰,待水漣漪和阿市分別扶

  著已經奄奄一息的她,她便命令眾人撤退,關閉城門。

  皇甫青天等人原本是想要趁勝追擊的,誰能想到忽然之間就被自己人糾纏起來,五大死士出手不知輕重,皇甫青天自然不敢命令他們出手。漆曇也帶著全部的蠱毒死士緩緩進入曼陀羅宮,她走在蠱毒死士中央,比起那些腫脹高大的死士們,身材矮小的她顯得那么格格不入,同樣格格不入的,還有死士中的一

  人,只是無人注意。

  隨著一聲劇烈聲響,曼陀羅宮的城門已經緊閉,還在曼陀羅宮內的除魔同盟自然是葬身機關,全軍覆沒。而外面的人本就一鼓作氣終于攻破曼陀羅宮的城門,可現在城門再次關閉,想再攻破又要犧牲多少性命?他們也早已喪失了再次進攻的余力,更何況,現在對付自己人亦

  是心力交瘁。

  誰都不知道,身邊的人會不會忽然在背后捅刀子,大家更是對此防不勝防,開始疑神疑鬼,誰都不知道下一個“瘋了”的人又會是誰。

  殺無赦,不人道,也不忍,若只防守,又不免會傷到自己,既左右為難,又備受折磨。扮成殺流幻的夜月救走白之宜,勝負再次逆轉,而魔宮的人全部撤退,除魔同盟的人卻對付起了自己人,這個場面令皇甫雷有些絕望,但是不知為何,此時的他,更關心

  東方聞思該何去何從,城門緊閉,沒人在乎東方聞思的生死,在乎她是不是會落到八大門派手中,押往盟主堂審判。

  皇甫雷一邊擊退“瘋了”的自己人,一邊急聲道:“聞思,跟我走吧,七小蠻獲救,你已經不能再留下來了,白之宜是不會放過你的!”

  “走?”東方聞思聲音清冷而又平淡,毫無起伏,她的表情也是心如死灰般寂靜,“我為什么要跟你走?這里才是我的家!”

  “桃花山莊會成為你的家!”

  “你們正派人士殺了我的紫魄哥哥,你以為,我還會站在你們那邊嗎?我方才還差點殺了子虛真人,你覺得,跟你們走我就有活路嗎?”

  皇甫雷震驚無比,半天才說出話來:“你,你竟然是這么想的?”

  “別再說冠冕堂皇的話了,你說的夠多了!”東方聞思看向皇甫雷,僅僅只是一眼,又像提線木偶般的低頭盯著那屬于紫魄的血腥,“我也聽夠了”

  皇甫雷卻是身子一震,刺痛他心的,不是她的話,而是那雙曾經星光熠熠,裝滿憧憬,裝滿無邪的眼睛里,如今只剩下一片廢墟。

  白狐拖著沉重的身子走到東方聞思身后,半跪在地,輕拍了一下東方聞思的肩膀,柔聲道:“聞思,你還有我,我會陪著你,同生死,共進退!”

  東方聞思的手覆上白狐的手背,她的聲音已經失去情感,嘶啞的無情的就像一個死士:“白狐,這世上,我已再無親人,我只有你了。”

  “只要你需要我,我就會一直在!”

  皇甫雷也像被她的“無情”抽去了所有情緒,一時之間,如鯁在喉,無語凝噎。一個“瘋了”的弟子用劍刺傷他的后背,他也不想理會,不想反抗,他踉蹌著后退數步,不敢置信,他心痛的,不是流血的傷口,而是東方聞思再也沒有看他一眼,哪怕聽

  到刀劍砍傷自己的聲音,她也不再有所反應。

  若不是武義德和秦絡繹及時幫他擊退攻擊他的自己人,恐怕皇甫雷就是被他們刺透心臟,也不會有任何感知。

  所有忽然“瘋了”的弟子,死的死,暈的暈,這才平息了這場突如其來的內亂。

  隨后,一切都恢復平靜,只剩下滿地狼藉,和無聲的悲哀。

  “教主,為什么?為什么你會是那個叛徒?”天音教的弟子近乎崩潰,他們拼死殺敵,威震天音名聲,可誰成想,統領自己的教主卻是叛徒。

  凌無眉看向天音教殘存的弟子,若說心中無愧,那必然是假,只是已經到了這步田地,他也沒有回頭路可走了:“不要再叫我教主了,我已經不配再做天音教的教主了!”

  “凌無眉,他們忽然像是被人操控,可又是你暗中搞鬼?”云途有些心痛的問道。凌無眉看了看纏在手腕間的銅鈴,此時它們靜謐無聲,就像他此刻的心情,凌無眉放下手,將其背在身后,笑容中帶著一絲失望:“看來我凌無眉在你云途的心中,已經無

  所不能了!”

  “既不是魔宮機關,又非忽然發病,除了你凌無眉的音波功,在場之人,無人可以操控人的意識!”云途說道。凌無眉眉頭的一抹緊蹙又在剎那間平展,只剩下冷漠的微笑:“我的音波功還沒練到神不知鬼不覺的地步,天音教的弟子還可為我作證!我若真有那個本事,云途,你猜我

  會做什么?”

  云途握緊拳頭,再次被凌無眉堵得無話可說。

  再無攻破城門的可能,方才又因為對付“瘋了”的人,皇甫青天等一些高手也算油盡燈枯,他便命令眾人撤退,除此之外,耗下去也是無休止的內亂。

  先是少林、點蒼、峨眉、昆侖四大派的掌門人帶著殘存弟子和“瘋了”的弟子撤退,隨后,唐門、武當兩大派的人也緩緩離開。皇甫雷久久站在東方聞思的身后,不肯離去,皇甫風和皇甫云勸了好久,他都沒有反應,最后還是前來將星沫蒼月的尸體抱在懷中的星天戰開口,他才同他們一起離開,或許是他一向崇拜星天戰,看到他悲痛卻又極力忍耐有些不忍,又或許是星沫蒼月殘破的尸體令他意識到,東方聞思的仇恨就算剝絲抽繭,也不會再減少分毫,便認命了

  因為東方聞思的選擇中,再沒有他。皇甫云抱起最終放棄反抗的鳳綾羅跟在隊伍后面,金猛和金瑤攙扶著段如霜,無燕背起昏厥的香燕,常歡則為皇甫風引路,皇甫風心里也在忐忑,回去以后,不僅要被父

  親和大娘責罵,更不知如何安慰江圣雪為自己擔驚受怕的心情。

  看到丐幫的人緊隨其后也相繼散去,云神教的弟子便說道:“教主,我們也走吧!”

  云途點了點頭,轉身便要離去時。

  只聽凌無眉用那略有不甘又有些冷傲的聲音喊道:“云途,你就這樣走了嗎?”

  云途停住腳步,半天才說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