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十大高手對戰妖婦(1/2)

加入書簽

  白色衣袖滑落,露出兩條白皙纖細的雙臂,可就是這樣一雙柔嫩的臂膀,卻在揮手間令多少人粉身碎骨家破人亡。

  她雙掌慣出頭頂,紫色真氣猶如一道難以沖破的屏障在她掌心間涌動著,頗有抵擋千軍萬馬之勢。

  只見皇甫青天江池星印皇甫風皇甫云凌無眉云途鳳綾羅和星天戰九人的身子皆停滯半空,以飛天而下之姿,以拿手招式為襲。即便已有真氣護體,白之宜仍能感覺到,那九道內力不同武功路數各異拳掌與兵器所帶來的力量自每一個方位襲擊而來,這股壓迫,若是換做他人,恐怕早已動彈不

  得。

  然而白之宜卻冷魅一笑,雙掌用力揮出,一股強大的內力沖破屏障,散作流星之速瞬間沖破九人的攻擊,若非眾人及時撤退,就算沒被震裂內臟,也會受了內傷。

  穩住身形后,九人再次攻擊而來,只在那一退一進之間,白之宜便已幻出無數身影,九人皆感到白之宜正迎面攻擊而來,不僅破了招式,還反守為攻,反客為主。

  方才還是堅不可摧的環形陣,剎那間便全盤潰散,他們各自抵抗,彼此顧及不暇。

  白之宜的每一個身影都好似一個分身,擊散一個,下一個便隨之而來,真正的白之宜混作其中,卻察覺不得。

  九人被迫分散至四面八方,那無數身影才回歸本源,只聽她冷嘲道本宮主的《千尋幻法》變幻莫測,就算你們現如今的九大高手聯手,也奈何不得!

  忽而察覺到一絲異樣,白之宜閃身而躲,與此同時,她也一掌襲出,在空氣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形成一道淡紅色的利刃,攻擊而去。

  只見一個紅色身影甩出數顆飛針,與之同歸于盡,一個化作煙霧淡去,一個化作落塵飄散,隨即,那身影赫然立在其中,冷聲道現在,是十個!

  白之宜抬起衣袖,上面用金線繡邊的曼陀羅花花心被飛針刺過,邊線正在撕裂,好似一朵被摧殘過的花心。

  白之宜沒想到花碧傾的《飛針決》竟有如此功力這上面的花紋,可都是綰綰一針一線為本宮主縫制而成的,竟被你頃刻間毀掉了心血。

  風月她在哪?花碧傾憤聲問道。

  不要對別人的女兒太過關心。白之宜一掌揮去,卻在眨眼間,出現在花碧傾的面前,她的眼中滿是殺氣,尤其是在親娘的面前!話音剛落,她便伸出那瘋漲出尖銳指甲的手掌,以掏心之勢貼近花碧傾的心口,花碧傾暗叫不好,五指之間亦出現四根銀針,抵在自己的心口處,那一擊《噬心腐骨爪

  》穿透銀針,插進心口,花碧傾悶哼一聲,用力一抵,銀針穿透白之宜的掌心,令她不得不后退數步。

  白之宜的這一掌,她是無論如何也躲不開的,倒不如來個兩敗俱傷,也不算太吃虧。

  白之宜看了看自己冒出血珠的掌心,用另只手,駢起食中二指,對著手腕輕輕一點,血珠便頓時凝固,不再滲出反應倒是挺快,可你的心臟,本宮主是要定了!

  花碧傾將銀針封住心脈,阻止毒液流進心脈,又暗自調息著,聽后,她冷冷一笑這顆心臟,裝著不少與風月的回憶,你可是太嫉妒了,哼哼!白之宜面色一變,那泛著綠光的利爪再次鬼魅般的朝花碧傾攻擊而去,只見皇甫青天已經飛身而來,以《桃花碎心掌》迎之,白之宜絲毫沒有放在眼里,直面而上,撞上

  碎心掌風,一瞬間的阻礙過后,沖破而進,卻有一顆飛針在那破碎的掌風間穿透而來,就像只有射歪的弓箭,沒有躲避的靶心一般,終于刺透《噬心腐骨爪》的真氣。但是很快白之宜又卷土重來,似乎那一點攻擊根本傷不到她絲毫,她像殺紅了眼的惡鬼一般就憑你們聯手的《花針決》,還想攻破本宮主的《噬心腐骨爪》,簡直是在

  做夢!皇甫青天和花碧傾相視一眼,再次默契的以《花針決》而攻之,只聽一聲凌亂飛快但卻音波莫測的掃弦過后,一道道數之不盡的幽藍色的利刃連同那飛針一同攻破《噬心

  腐骨爪》的真氣,直致碎裂難以重聚,白之宜猛然回頭,看向正在掃琴的鳳綾羅,她不敢相信,《玄音煞》和《花針決》聯手竟然破了自己的《噬心腐骨爪》。

  盡管很難以置信,但白之宜很快就感覺到,一股壓迫過后隨之而來的快感,真氣很快又重新匯聚,隨后她以雷鳴之勢,朝鳳綾羅攻去。鳳綾羅內心涌現一絲慌張,瞪大雙眼,再一掃琴,卻被白之宜毫不費力的化解,皇甫云想要阻攔,可他的身體就像被游離在一道真氣外,沖破不得,他眼見著白之宜那尖銳的指甲刺透鳳綾羅的胸膛,就在那生與死的瞬間,鳳綾羅再次彈奏出那原本該是二人合奏的《玄音煞》之自己的那一部分曲音,而皇甫青天和花碧傾也再次聯手以《花

  針決》合力攻來。隨著白之宜拔出五根手指,再一揮手間,強大的真氣令四面八方的人皆為后退,就在白之宜的一聲吶喊過后,只見皇甫青天和花碧傾的身子被彈出幾丈之外,皆是半跪在

  地,口吐鮮血,白之宜瘋狂的大笑道一世葬的武功也不過如此!

  姐夫,一招半式的《花針決》和《玄音煞》根本破不了她的邪功!花碧傾低聲道。

  皇甫青天攙扶著花碧傾緩緩站起也幸好我們還有一招半式,否則,就算魯妙子來了,我們十大高手聯手也依然無法傷及那妖婦絲毫!

  而鳳綾羅抱著十弦凰琴也被甩出數米之遠,墜落在曼陀羅宮的內院,在死士攻擊而來的時候,被常歡所救,隨即常歡帶著她飛落至皇甫云身邊。

  鳳綾羅死死的咬著嘴唇,她雖未發出聲音,可卻看得出她十分痛苦,她的臉盡是漲紅,就像血液要沖破身體,略有駭人。

  她中了那妖婦的《噬心腐骨爪》。常歡沉聲道,這是化為血水的前兆!皇甫云急忙點住鳳綾羅的心脈穴位,阻止毒液的進一步流竄,看到她如此痛苦的樣子,皇甫云憤怒的起身,一遍喊著妖婦,拿命來!一邊已經攤開七桃扇,沖了過去

  鳳綾羅抬起那就像掛了千斤重的重物般的手臂,卻來不及拉住皇甫云的手,星天戰早已過來,為她診斷傷勢千尋七獠的第四重綠《噬心腐骨爪》,可令中招者化為血水,你傷勢雖重,但幸好只是中了她五成功力,再加上你提前服用過我研制的解藥,是不會有性命之憂的。眼下我不能為你治療,你在此調息,但卻不能再使用《玄音煞》

  這樣損耗內力的武功了,你一個人使用,故而才會傷的這樣重。若是不然,沖破方才云兒點的穴道,毒血攻心,你就真的沒救了!

  皇皇甫云鳳綾羅虛弱的叫著皇甫云的名字。

  星天戰示意常歡看好鳳綾羅,轉身也飛身而上,鳳綾羅擔憂緊張的表情才有了幾分緩和。

  七桃扇就像一只靈活的飛鳥在白之宜的身邊飛來繞去,白之宜幾次攻擊,都沒能毀掉那把就像自己有生命有思想的邪門兵器七桃扇。

  雖然皇甫云近不得白之宜的身,但是七桃扇里的暗器輪番上陣,也令白之宜不能大展身手,直接對付皇甫云。

  每當皇甫云靠近一分,她便一掌襲過,空氣中總會留下紅色的真氣流痕,再慢慢散去。只一次,皇甫云中了她的招,瞬間便覺得五臟六腑皆受到重創,那可不是普通的一掌,那正是千尋七獠的第一重紅《真氣流》,可隔空傷人,令人躲之不及,但是幾次皇

  甫云都躲了過去,雖然有七桃扇的輔助功勞,但他的身手也足以令白之宜感到驚訝。看著皇甫云捂著挨那一掌的胸膛后退數步,星天戰及時將他扶住,還沒等皇甫云反應過來,他已經閃身到白之宜的身邊,就像化為七桃扇的暗器之一與白之宜周旋,就在

  皇甫云重新飛身而去,將七桃扇收回掌中,皇甫青天花碧傾皇甫風江池星印云途和凌無眉也隨之一同攻之而來。只見英姿颯踏窈窕且鬼魅的白之宜,用那《真氣流》與七桃扇的暗器碰撞,雖不能毀,但是暗器會遲緩好一會兒才會繼續攻擊,再用《殘魂厲魄掌》輕松化解皇甫青天

  的《桃花碎心掌》,接著回身對上云途的云神掌,云途退四步,白之宜卻不為所動。常歡感覺到依靠在自己的胸膛前的鳳綾羅正要掙扎著起身,他急忙按住她的手臂我知道你想干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