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四十六勢在人為(1/2)

加入書簽

  “胡言亂語!”

  蔡元明話音還未落,瑞帝已拍案而起。

  蔡元明早知道此話會引起瑞帝極端的奮怒,因此在說話之前已是曲膝垂首,饒是如此,他仍然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從瑞帝身上所散發的怒氣,還有殺氣以及清晰的呼吸聲。

  瑞帝真的被蔡元明的話激怒了,他極力控制住自己殺人的沖動,大口的呼吸,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他仍然怒氣消的用手指著蔡元明說道:“你這臭道士,敢謠言惑眾,你道朕真不敢殺你!”

  “元明不敢,元明所說皆是孔圣人所言,望皇上明鑒!”蔡元明低聲說道,語氣無比誠懇。

  瑞帝見蔡元明把孔子搬出來堵他,怒極大笑幾聲方指著蔡元明說道

  “好你個蔡元明!你可別忘了朕握著你的生死在!朕不僅握著你的生死,朕還握著天下人的生死,朕還不老,別用什么混賬的天道來嚇唬朕,朕非要逆天而行,誰想取朕而代之,朕就殺誰!朕的江山,沒朕的同意,誰也別想拿走!”

  瑞帝越說,殺氣越盛。

  蔡元明知道瑞帝已動了殺機,不僅僅是對他,還有對那些瑞帝想象中想取他而代之的人。

  此時,蔡元明知道自己不能退讓,哪怕是死也不能退讓,因此他道“皇上想殺誰!”

  “所有窺視朕的江山的人,朕一個不留!”瑞帝怒道,大有再次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之勢。

  “當今天下,還有誰有能力窺視皇上的江山。”蔡元明問道。

  瑞帝聞言,不語,臉上的殺氣雖未消,猶豫之色一閃而過。

  就算是自己的兒子又怎樣?

  該殺的,也得殺!

  憤怒中的瑞帝如是想。

  “皇上先前還為了這江山愁不展,為了讓您的子孫將來能夠穩做大瑞的江山殫精竭慮,這一切的一切,歸根到底,都是為了皇上的子孫。皇上難道不覺用殺戮兒孫的辦法來愛自己的兒孫可笑嗎?”

  蔡元明再次不怕死的說道。

  “不孝兒孫要了有何用!朕何需你來說教!”瑞帝怒吼道。

  蔡元明沉默以對,不再言語。

  瑞帝胡亂的發了一陣脾氣,暴怒之后的他有些疲憊的靠向自己的龍椅,閉上眼睛,方才找回了一些理智。

  他輕手拍著龍椅,思緒萬千。

  這高高在上的龍椅,不僅需要用敵人的白骨來堆,還需要用自己子孫的白骨來填。

  歷代王朝皆是這樣,這是大概是帝王的宿命。

  “是誰?”瑞帝在千頭萬緒中,終于抓住了關鍵。

  蔡元明如是說,肯定是窺視了他命運的某些軌跡,而且這個軌跡仿佛也那本秘書上的相仿,所以他問是誰!

  “元明真不知。”蔡元明如實答道,這些蛛絲馬跡,只是其師白云先生透露給他的,他還未達到白云先生的那種境界。

  “說出來,朕饒你一命!”瑞帝盯著蔡元明一字一頓的說道,他此時的心也緊繃著,即希望蔡元明告訴他一個名字,又害怕。

  “元明真不知,愿以死謝罪!”蔡元明以頭伏地,語氣中已懷了必死之心。此時,就算他知道,也不能說。

  說了死得更快,讓人父子相殘,結局都是很慘的,蔡元明相信,瑞帝收拾完他說的那個人,用不了多久就會來收拾他的。

  蔡元明有些后悔自己剛才的一時心軟,結果為自己招來殺身之禍,透露天機,果然會遭天譴的,而且還來的這么快。

  瑞帝見蔡元明一副坦然受死的模樣,更加憤怒,卻又無可奈何,一個人連死都不怕了還有什么可以威脅的。

  如果一定要說有的話,那便是剛剛歸降的蜀州的那個懦弱的年輕人,不過盛怒中的瑞帝仍然否定了這個想法,他不是那樣小氣的人。

  縱然是帝王,也有無可奈何的時候,瑞帝強忍怒氣坐回龍椅,閉目平復自己的情緒。

  “不能改了?”過了許久瑞帝問了這個他已經問了無數次的話。

  只是回答他的只有蔡元明的沉默,該講的蔡元明都講了。

  又過了許久許久,蔡元明的又腿已跪的沒有知覺了,突然聽到瑞帝冷笑一聲說道:“朕從來不信命!朕非要改這個命,卻讓白云老頭還有你瞧瞧!”

  瑞帝的聲間平靜而充滿力量,之前的暴怒與焦躁仿佛只是蔡元明的幻覺。

  蔡元明雖然對瑞帝的話有所懷疑,但是對瑞帝卻很是佩服的,深陷欲望,卻還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的人并不多。

  此時的蔡元明甚至有些相信或許自己的師父看得并不準,瑞帝或許真能超越自己的欲望,與道合一,掙脫自己命運的軌跡。

  “還跪著做甚,朕請你來可不是讓你給朕下跪的。朕還未聽得你對朕這部律法的評價呢。”瑞帝又接著說道。

  “是,容草民再仔細琢磨一會。”

  蔡元明說道,心道瑞帝果然是個行動派,能夠不被情緒左右,有極大的欲望,卻又不空幻想,一步一步的實現自己的欲望,這樣一個務實的人能夠成為帝王,看來也并非偶然。

  蔡元明掂了掂手中沉重的已被翻的有些舊的律法,繼續翻讀,直到讀完,他加深了剛剛對瑞帝的那些想法,這部律法幾乎將以往前朝所發生的弊病都規避了,所有的漏洞都堵住了,若不是他師從白云先生學道,窺視了些陰陽變化之理,幾乎都要相信這部律法真的能夠讓現在的瑞朝萬萬世。

  在這部律法中,瑞帝將平衡之術發揮到了極致。

  比如五品以上的官員不受司法系統處理,而唯一有處置權的,只有他這個皇帝,如此皇帝便成了平衡點,從與大臣們的爭斗中跳脫出來,坐看臣子們爭斗,而大臣們自然會來討好他這個皇帝。

  比如設置如漢朝內朝似的內閣,內閣成員官品不高,但是可以直接參與國策,如此雖然讓出了一部份權力,但不僅將皇帝從每日堆成山的奏書中解脫出來,而且這讓出的這點權力如同一塊肉,掛在大臣們的眼前,讓他們相互爭斗,而唯一有裁決權的仍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