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獎勵(1/2)

加入書簽

  如章節不對, 請到晉江文學城購買此文全部v章, 才正常顯示  聽到尹青那聲冷聲呼喝,師清漪回過神, 馬上停下了腳步,手里拎著攝像機站在中間,此刻距離洛神不過幾步而已。

  洛神定定地凝望著她。

  尹青皺眉:“阿清, 你知道你現在正在做什么嗎?”

  師清漪站定不動,過了幾十秒才輕聲說:“知道。可是教授, 我表姐說的也許是對的, 她可能發現了什么端倪,才會在這里阻止我們前進。所以我們還是謹慎一些,暫時停下來, 商量查看一下比較妥當。”

  蕭言完全是一頭霧水:“師師, 你等下。你之前不是說這位小姐是你小區里的鄰居,是你的朋友嗎?怎么突然又變成你的表姐了?”

  師清漪反問:“表姐就不能做鄰居, 不能做朋友了?假若師兄你的父母住在你隔壁, 那他們就只能是你的鄰居,而不是你的父母?身份就不能重疊的嗎?”

  “”蕭言霎時頭大如斗,對師清漪的狡辯感到沒轍。不過說起來, 他其實也并不在意洛神到底是師清漪的什么人,他的腦部構造向來簡單,只要眼前站著的這位冷美人養眼就可以了。

  尹青瞥了洛神一眼,冷笑:“小姐,你怎么就能這樣草率地判定, 如果我們再繼續走下去,就會遇上機關而喪命?簡直是無稽之談。”

  說完,她又睨著師清漪,說:“這里是考古重地,不是在開家庭會議,什么表姐擔心表妹之類的戲碼,回家去,這里不合適。”

  師清漪聞言,秀氣的臉略微透出一抹紅潤。

  尹青的性格實在太過規矩嚴謹,任何逾越規矩的人或者事,她都無法容忍。

  文物在某些特定的方面和時間段上算作國家機密,考古重地歷來不允許不相干的人進來,洛神這次出現,簡直就是對尹青這個中規中矩的大學教授一個大的沖擊,也難怪尹青無法接受。

  師清漪心里敬畏尹青,但還是想努力爭取一下:“教授,你先聽聽她怎么說好嗎?我表姐她很懂這些機關,很專業的。其實她也是另外一所大學的考古專業研究生,現在正在暑期休假中,聽說我來這做課題,就也想看一看我這邊的發掘進度。我怕教授你不同意,只能讓她混進來,偷偷跟在后面。她很了解機關之術,我認為她的話還是具備一定參考價值的,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們還是謹慎些才好,畢竟謹慎一點總有好處,沒有壞處。”

  自從洛神出現,師清漪就開始為洛神編造各種謊言,用來填補她這個古人來到現代社會中所面臨的各種漏洞,比起最開始時的略微不順口,現在師清漪扯起謊來已經是駕輕就熟,面不改色了。

  從表姐,到童養媳,到研究生,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給過洛神多少個身份了。

  “阿清,你這是在破壞隊伍紀律。”無論師清漪如何從中調停,甚至編造謊言,尹青依舊頑固得似一塊冰冷的石頭:“即使是同行,也不能擅自進入這里。每個大學之間的考古課題組是獨立不相干的,由不同地區的政府監督,我這邊不接納她,如果她不自己離開,我就會呼叫上面的工作人員‘請’她出去。”

  師清漪還要再說話,尹青毫不客氣地打斷她:“夠了。你自己讓你表姐出去。”

  這時,沉靜許久的洛神終于開口:“我自是可以出去。但是為了我家表妹的安危,我需要帶她一起走。”

  尹青:“”

  洛神面無表情地接著說:“家中諸人都很記掛表妹安危,倘若她在此遇險,家里人定會傷心難過,敢問這位姑娘,倘若我家表妹遇險,是由你來擔負起這一切罪責么?試問,你能擔待得起么?你拿什么來擔待。”

  師清漪這下想笑又不敢笑,只能繃著臉在尹青面前扮乖巧裝嚴肅。

  她也算是為這女人扯過不少謊了,不想這個女人自己編起謊來還更加順溜,眉毛都不帶抖一下的。

  而那邊尹青的臉色已經開始發綠了。

  洛神居然叫她“姑娘”。

  姑娘姑娘。

  姑娘這個詞,對尹青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

  在尹青的私人字典里,姑娘就相當于黃花大閨女的意思,沒區別。

  她如今已經三十三歲了,到了這個歲數,別人家的孩子都能滿地跑地打醬油,她卻還是單身狀態,說難聽點就是大齡未婚老處女。在尹青聽來,那聲“姑娘”,幾乎就像是在諷刺她這所謂沒人要的“剩女”。

  畢竟她曾有過類似這種不愉快的經歷。

  那個人,以前也總是拿“老姑娘”這種詞來刺激她,諷刺她。

  她真是受夠了。

  一向自律的尹青教授,此時此刻,臉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