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兇險(1/2)

加入書簽

  砰!

  兩槍相撞,尚師徒或許也沒想到邱福會突然變招,提爐槍被撞開,而這時,邱福已經借這一空之機穩穩落在馬背上。

  “好一條小白龍!”尚師徒再次大聲的喊出了一聲來。

  邱福又一次略感詫異的盯了尚師徒一眼,想到之前尚師徒所說的那些話語,難不成此人除了用計拖住我之外,言語中也還真有些本意?

  邱福此時也不及再想這些,畢竟西門此時可廝殺正酣,父親那面只有兩萬兵馬,尚師徒如此謹慎之人,要突圍,兵馬肯定不會少。

  邱福心中疑惑卻也不再去分析,只將白龍銀槍再一提,沖殺向尚師徒。

  尚師徒此刻也不再遮掩自己七翎甲和馬鳴盔的功能了,更是完全的加以利用起來,凡是邱福刺向自己胸前或是腹部只要是甲胄能夠擋得住的地方尚師徒就沒有想過要避讓躲避的。

  由此一來,尚師徒可謂是勇猛之極,好似不管不顧的一種玩命打法,雖然邱福槍法凌絕但是耐不住對方是一個扎不透刺不穿砍也砍不破的人。

  尚師徒仗著全身刀槍不懼的防備瘋狂的進攻,一把提爐槍也完全的使開來竟也很是凌厲,也可看出定是浸淫槍法多年的高手,是以,邱福的邱家槍被完全大亂節奏,尚師徒步步緊逼,直把邱福給殺得慌亂不堪,險象環生!

  好在邱福早就是年少老成的心性,畢竟從小就被邱瑞給禁錮在長安城昌平王府中,平日里一天到晚除了練槍就是練槍,是以對于邱家槍的領悟可謂是達到了極致。

  這也是之所以邱福能夠在邱家槍的基礎上吸取宇文成都模仿天下各家槍法跟自己切磋得到的經驗,再融合,這是邱福槍法絕倫的一個方面。

  在上到瓦崗后,憑借著老成的心性,藏于胸中的兵法謀略與戰陣也好與拼殺也好都迅速的積累其無數經驗,后來又邱教頭上山,更是從旁指點讓邱福進一步提升,可謂是打破了邱福短時間內的瓶頸。

  是以,現在邱福看來是險象環生就像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尚師徒挑殺下馬,可在于邱福心里,卻還有著種自信,那就是就算自己被尚師徒打敗,也能夠有本事自保。

  因此,邱福絲毫沒有退卻之意,雖處處落下風,但依舊拼殺到底,一時間,兩人還就這么相持了起來。

  又廝殺一陣過后,尚師徒感覺有些許不妙了,心中則更是感到驚恐。

  邱福那戳在自己身上或是刺到自己頭盔上的槍尖,雖然扎不穿刺不透自己身上甲胄和頭盔的保護,但是那種感覺卻也特么的不好受啊,尤其是到現在,尚師徒已經記不清自己到底被戳被刺多少次了。

  這要是換做平常甲胄頭盔,早已經不知死傷多少次了,怕是十條命都丟了,我的個乖乖,這條小白龍怎么這樣的狂暴?

  師傅老人家到底是從哪里收到這樣一個極品好徒弟的,可是師傅你知曉不,你收的徒弟我的師弟現在正要奪取我的城池,正欲槍殺與我也!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