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群雄逐鹿第一百章英雄集結(1/2)

加入書簽

  青徐交界之處的安丘,渤海軍營地。

  軍帳之中,一身甲胄的李進正凝神觀看案上的地圖,七八名鷹將屏息靜氣的圍攏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主將點于地圖的手指之間一場規模性的局部戰役,即將明確主攻方向。

  “哼”李進從鼻中重重哼出一個不屑的鼻音,半天沒有移動的指尖突然重重點在圖間一處“就是這里了諸縣”

  “李將軍末將還當您會將攻擊突破口放在邳鄉、鄆亭一線”一名鷹將愕然道“臧霸將軍正在泰山整軍備戰,若我軍從西線攻擊,再有臧霸將軍配合,則必將勢如破竹”

  “臧霸軍正在牢牢牽制著曹操,不可輕動”李進從容道“徐州軍屢戰屢敗,士氣早已低落不堪,對付他們何需友軍支援”

  “不錯”一名鷹將接口道“當年,瑯邪全境都在我們手中,天時地利對于敵我雙方并無二致,而我軍與敵軍軍力相仿,戰力卻是天差地別,此戰絕無問題”

  “就這么定”李進哈哈一笑“連你們都認為本將會從邳鄉、鄆亭一線出擊,徐州軍必然也是同樣猜測如此一來,我們更是占了出其不意的優勢”

  “諸位”他威嚴的目光掃過身側諸將“將軍已從涼州啟程歸來,咱們怎可全無表示權當是送給將軍的一份接風之禮打殘陶謙,拿下瑯邪”

  “說得好啊打吧”幾名鷹將一起轟然叫了起來“將軍在涼州迭遭兇險,咱們卻在此忍氣吞聲,這口氣早已憋得狠了”

  “好諸將聽令”沒等李進下達任務,突然一個傳令官一頭扎了進來。

  他一臉凝重的雙足一并“李將軍,將軍以天眼致書此令十萬火急”

  “什么快些拿于我看”李進急急展開書帛,神情立時凝固。

  他呆了一呆,才嘆息道“各位將軍,瑯邪之戰打不成了”

  “搞什么嘛”諸將一起發出大失所望的抱怨之聲。

  “砰”李進突然一掌拍在案上,猛然間爆發出一陣狂笑“小子們別灰心,瑯邪早晚都是囊中之物,我們卻先要打一場大仗了”

  他一展手中信帛“瞧瞧吧這是我們渤海軍首次發出的鷹將集結令將軍將要舉全軍之力,發起一次史無前例的大規模主力會戰”

  “啊”諸將一起呆滯。半晌,帳中的狂吼亂叫之聲幾乎將帳頂都要掀翻過來。

  一處剛剛落下帷幕的戰場上,幾處青煙仍在裊裊升起,渤海軍戰士們正在快速清掃戰場。

  甘寧百無聊賴的坐在一架輜重車上,一條腿搭在車轅上晃啊晃的,雙目無神的望向遠處,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夠閑的啊這是在打仗”蘇飛指揮著將士們將一隊降卒押著行去,一轉頭恰好看到甘寧,登時氣不打一處來。

  “小場面嘛這也算打仗”甘寧有氣無力的應道“你較什么真”

  “我警告你,不要再這么不務正業別當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蘇飛冷笑一聲“沒趕上涼州之戰,又閑了大半年,你心里頭有氣吧但是記著,將軍就要回來了,如果看到你這副嘴臉,小心他用鞭子抽你”

  “抽我抽我我也樂意”甘寧一挺腰跳了起來“連華雄胡軫都能參加涼州大戰,憑什么沒我的份兒如果我去,如果我去”

  他突然濕潤了雙目“說不定,我能幫謹嚴擋上一刀的”

  “好了,不要說了今后也不許再提”蘇飛心中一痛,拍了拍他的肩頭“將軍如果聽到了,會很傷心你這是在責怪將軍沒有保護好謹嚴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謹嚴死得太慘了”甘寧喃喃道“我只是難過,還有憤怒”

  “甘將軍蘇將軍”一名軍官走了過來“請允許末將匯報戰果”

  “給我”甘寧一張口卻看到蘇飛冷冷的目光,只得“咕嚕”一聲把“滾蛋”兩個字咽了回去“說吧”

  “好的甘將軍”那軍官展開一卷木簡“此戰,我軍陣亡7人,傷45人,殺敵338人,俘敵227人,繳獲”

  “什么什么什么”甘寧發泄般的又跳了起來“打了一個多時辰的仗,才這么點成果敵軍一共才800人,怎么就不能一網打盡呢早就告訴你們,平日里多訓練,戰時才能打好仗,可你們是怎么辦的”

  看著張牙舞爪的甘寧和面青唇白的軍官,蘇飛一陣頭疼,正打算制止這場全無意義的鬧劇,突然聽得有人高叫道“兩位將軍,將軍從弘農發來十萬火急軍令”

  “將軍”甘寧和蘇飛面面相覷,突然同聲叫道“將軍有消息來了”

  兩人一起伸手去搶那軍令,終于被甘寧搶先得手,一邊側著身子觀看,一邊口中還罵罵咧咧“沒規矩一個小副將也敢與主將搶軍令”

  他突然住口,嘴里呼哧呼哧的喘了幾口粗氣。

  “將軍到底說的什么”蘇飛不由急了眼“你倒是說啊”

  “不說了不是,路上說”甘寧突然手舞足蹈的彈了起來,口不擇言道“快快下令,全軍立即返回渤海”

  “甘將軍,屬下還沒有匯報完”那匯報戰情的軍官不由委屈道“至少,也要等打掃完戰場”

  “不用匯報了,也不必打掃戰場”甘寧直奔自己的戰馬而去“立即撤軍”

  “可是,可是俘虜呢”那軍官也算是盡忠職守,壯著膽子扯住甘寧馬頭“請將軍就近安排安置俘虜的去處”

  “我說你怎么這么麻煩區區幾百個俘虜,放了不就得了”甘寧伸手就去摸馬鞭,瞪著眼睛道“再敢阻礙,耽擱了本將去搶先鋒之位,本將抽死你”

  兗豫交界,穎川許縣,渤海軍大營。

  大帳中,高順木無表情的端坐于案后,而曹操一臉不豫之色的與他相對而坐。

  “匡日兄,你難道不打算向本人稍作解釋嗎”曹操終于開口,他嘿然一笑道“你是一軍主將,平日里軍務繁忙,而本人則是軍政統管,多少大事等著你我去憂心操勞這么耽誤光陰,似乎不妥吧”

  “你需要我解釋什么”高順的聲音平淡如水,聽不出任何波動“有話直說”

  “好那我就直言相告”曹操冷笑一聲“貴我兩軍自合兵以來,一直相互呼應,配合默契,這才挫敗了袁術和陶謙的攻勢,戰果斐然”

  “你說要直言相告的”高順絲毫沒有給他留任何情面,直接打斷道“說重點”

  “沒錯”曹操一怔,止不住閃過一絲怒色“那么,近日來,你們渤海軍既不展開攻勢,也不回應我軍的支援請求,反而不斷就地募兵征糧,放任袁術軍從容反撲,令我軍白白蒙受了很多損失,這到底是何道理”

章節目錄

爱彩乐怎么不能用了